我并非全世界唯一能透视人体的!人人都有这个潜能,只要肯修肯释放!

时间:2015-11-21 17:28:34  作者:妙音  来源:施食网  查看:473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神通非神通

冯冯

 君之剑 / 誊录

 

我并非全世界唯一能透视人体的!人人都有这个潜能,只要肯修肯释放!刚寄出拙稿《魔由心生》给《内明》月刊不久,这儿温哥华的佛堂又出了闹魔的事。不想多赘同类事件,可是,内明月刊赐刊该篇拙文之后,各方读者纷纷来函,到处都有闹魔的事发生,从美国到南洋,从台湾到香港,从大陆沿海到内地,都有人来信求救。尽管内明月刊前此已刊出过我的启事,请读者勿再来函叫我服务,也还是有人寄到内明,更多的是经由其他报纸刊物和友人转来。

我倒巴不得夙夜匪懈地一一服务这些热心错爱我的读者,但是个人的精神有限,时间也不够用,靠着在各刊“爬格子”拿的可怜稿酬,也不够买邮票来回覆每天二三十封的读者来函呀!如果把我的文学作品读者回函也算上,旧雨新知的书函加上,我就更是从早到晚写信也回不完了。我不是名成利就的富有大作家,雇不起秘书来代我回信和听电话,我只是个穷作者,没有职业,没有固定收入,全靠卖几篇文艺稿子骗点稿费生活。在各刊写佛教文章,大多数都属于义务无酬的。为了写佛教文章,我已经减少了文艺稿子,为了回信,我更少时间写卖钱的稿子了。并非在此叫穷,也不是开口要钱,更不是不愿服务大众。学佛人怎可不学慈悲,可是凡人到底是能力太少啊!心有余,力不足,怎能做到像佛菩萨的普度遍济?

凡人终归是凡人,平庸的我,实在也并无任何神通,偶然得蒙佛恩,而略有所见,或暂时略为释放潜能,如此而已。除此以外,我仍是个血肉之躯,也有七情六欲,有‘色蕴’,有‘无明’,有‘烦恼’,有‘喜’有‘嗔’,有‘痴’有‘迷’,跟任何人一样,要吃要喝,要睡要憩,要大小便。也有贪心,也有我执,缺点一些也不少于任何人,或者还比别人多些,有些读者来函过分谬许,竟有过分尊称我为‘大菩萨’、 ‘大师’甚至称‘活佛’,真令我感愧得无地自容,惶恐得不知如何是好,我都不是,都不配,只是个学佛修行的俗子而已,毫无法力,前生也不是什么大菩萨。

我并非全世界唯一能透视人体的!人人都有这个潜能,只要肯修肯释放!我不是一个自满自大的人,也没有自我宣传的用心,上面说的函件太多,是事实,电话一天到晚响个没停,也叫我应付不了,各方人士对我的错爱过分与期盼太深,这是事实。可是他们已经把我这一个凡夫俗子太高估了,他们错认为我是一个有道行的人。也许是由于社会心理之中,有一种心理是在追寻超人的助力吧?可是我必须郑重声明,我只是一个庸俗平凡至极的俗人而已。没有神通,没有智慧,没有道行,不敢当任何过过当的称呼,也不敢以我自己的无知及萤火之光来误导他人,我说的写的个人浅薄经验,只是学佛人的诚意公开与大众切磋,及以之接引初机学佛者,并无自炫之意。事实上,纵是神通,也只不过是佛学之中的最皮毛肤浅的一环,佛学的精髓并不在于神通,学佛的目的如果只为了获得神通,那就大谬了,故此,佛陀切诫弟子妄言神通,当今佛教有识之士也都戒言神通,我非不知,为什么明知故犯呢?只为方便接引初机而已。

我所讲的,好比是托儿所及幼稚园的程度,希望有人听完儿童故事之后,进一步去上中学大学研究院。千万别误将我讲的一切错认为大学课本。读者若要认识真正的佛学,还须从经论入手才是!

而且,我所说的天眼通什么的,实在也不能算是神通,那实在只是人类心力的一种潜能而已。当前各国主要大学都设有“超常心理学”(Para-psychology)来研究人类的精神心力超常现象,科学家努力如何释放人类心力的潜能,包括天耳通、神足通等等。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三日之夜,美国ABC电视播布新闻,指出美苏两大强国的科学家,分别致力研究如何释放人类心力,用以探讨太空宇宙深处,并且两国都正在秘密发展人类超常心力作为武器,用心力侦察敌方军事机密设备,用心力引致敌方太空火箭爆炸,用心力摧毁敌方核子设施……美苏两国为何耗费亿兆计算研究发展这些人类心力潜能?难道那些科学家都是疯子吗?如果没有对心力有相当深入研究认识,敢发展这类计划吗?国会会批准拔款给毫无根据的研究方案吗?美苏的军事用意,固然可怕,非我们佛徒喜闻,但是至少也反映着科学的趋向。

所谓“神通”,是往昔科学未发展,不知其然的名称。在科学发展到太空物理学和进入次核子世界的今天,应该称之为“人类超常潜能”,这是我的愚见,神通即非神通!

心力潜力,人人都生来就有,可惜多数人不去释放它,不知运用它。如果人人都静定,潜能就会逐渐释放出来,如果用之与善,则造福自己和他人,用之于恶,就会变成害人不利己的可怕武器。

佛教的禅定,潜能迸发,举世公认,道非迷信,其实从其他途径也可获得潜能释放,外道禅,科学禅、“功夫”定……都可入定,都可进入程度各别的定境,释放多寡不同的潜能,无所谓“神通”不“神通”,只是,佛法以慈悲为根本,禅定的目的亦在于慈悲的发扬。如果经禅定而获得所谓天眼通天耳通之类,释放智慧潜能,对于人群有些善良的功能,或有造福,或有保健,或有助和平,或有助消除灾祸厄难,那又何必绝对禁绝谈神通呢?佛陀告诫弟子勿妄言神通勿滥用神通,可并未说凡是神通就是妖魔邪恶。或认为在这科学新世纪,把人类心力精神的潜能资源永远视为禁忌不肯予以探讨追寻,更不应曲解佛陀告诫愿意是“绝对不准用神通”!

有些人士,自己说神通,或欢喜宣扬自己怎样有神通,却不准别人谈神通,也有些人,自己常说有几龙来归依他,又如何看见什么菩萨,又如何用手一摸就治好别人的病,又如何为谁念咒使她全身的癌都立即消除,可是对于我实验禅定天眼通的报告,却大骂为“妖魔”,是“妄语”。这种态度,未免失诸过分偏激主观吧?

我并非全世界唯一能透视人体的!人人都有这个潜能,只要肯修肯释放!我有什么“神通”?不过是人人都有的潜能罢了,人人都可使之释放出来的,人人都可修到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而且都比我修得好,神通更大百倍千倍,正是家家地底都是水源,谁肯掘井汲水就有水用,不肯开井,怎得井水?开了井,如果长久不汲水,水也会干涸。已开有井的呢,也不必自夸是天下第一泉,除此之外,别无他泉,世界那么大,难道真的只有谁一家才有井泉么?有人神通大,可感动得九条龙来归依他,也可手一摸就消灭了癌!阿弥陀佛,我们这些小人物,可没有那么大神通本领哟!顶多只能替人看看身体有什么病,告诉人家病源而已,这样也算是“着了魔”,也算是妄语,夫复何言?

人人生来就都已有潜能,人人生来都是平等的。说什么谁比谁高,谁比谁低,说什么谁才有专利神通,这都是匪夷所思的。

我并非全世界唯一能透视人体的“天眼通”,也不是最好的,只可说是全世界千千万万个已经“开眼”的人之一,而且是很初步很肤浅。尚在实验学习阶段。至于来源,我的确是生来就有这种潜能的,与任何人一样。也许别人不曾留意自己的潜能,而我则注意到吧?你们人人都或多或少有些预感灾祸吗?不是到了一处陌生之地,突然感到似曾来过吗?何劳谁什么大师来替你灌顶什么的才有那些感觉?

我并非全世界唯一能透视人体的!人人都有这个潜能,只要肯修肯释放!连鸡犬和野生动物都有预感的潜能,能预知地震,蚂蚁也预知暴风雨来临,老鼠能预知船沉,猫狗能见鬼物,蜜蜂预知家运盛衰,鲸鱼能发音波联络全地球海洋的同类,蝙蝠能发雷达波搜索,蝙蝠与鸽子均能感觉地球南北磁场方向,蚯蚓预知气候变化,这些都经科学证明的本能及潜能,请问是哪一位法王哪一位大师为之灌顶而得的?

低等生物都有智慧潜能,连细菌都有识能,人类忝为万物之灵,反倒没有潜能?非得什么大师来灌顶才开窍?那么,世界各地的天生心力超常儿童与奇人,是不是各各都有幸亲近了大师呢?

我从小就喜欢“画公仔画出肠”,三四岁就将猫狗人物都画出骨骼内脏来,老师说我神经有问题,问我,我说:“我看见是这样嘛!”我以为人人都与我一样,一些也不觉得自己有别于其他儿童。我看自身也是透视见骨的。长大以后,看见任何世称绝世美女都是一副副活动骨头和心肺肠胃,跟肉店吊着的半边猪半边牛,没有什么大分别,同样恶心,同样可怖!或者这也是我至今仍厌恶婚姻的原因之一,依然是个王老五,也算是不良副作用吧!

我并非全世界唯一能透视人体的!人人都有这个潜能,只要肯修肯释放!佛经说“红粉骷髅”,又说身是臭皮囊,这一点也不错。我从小就是这样观感了,连看到自己是臭皮囊也吃惊,世上也没有美色可以引诱得我,这是绝对可以肯定的,而我小时候又未读过佛经,又怎知道佛经说人体的秽脏呢?

有人在向佛教界说我是由他灌顶才有天眼通的,我闻之觉得太荣幸了,可真高攀不起!可惜我尚未有过此种殊胜受他或任何大师的灌顶呢!

来过舍下会晤的陌生人,在过去四年当中,合计应该也有千人以上了,这些访客,来自世界各地,中西皆有,大多数是来叫我为他们X光透视身体内脏的,似乎还没有一个指出我透视不准确,人人都惊异我果然能看见其体内秘密病源。一个来自香港的八十高龄老太太,连姓名都不知的,我一见面就告诉她胆内有五颗大小不一的结石,她坚持五年前在港照过X光没有结石,我叫她去温哥华医院X光照验,她打电话来说我看的完全正确,她接受我的建议,住院开刀,割除了胆结石,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这是由甄先生带来的老太太,越来越健康,像这类事,我在这四、五年,不知做了多少,我为人家寻病源,助其解除痛苦,这也不对吗? 有人还骂我是“魔”,是“假”,是“妖”,是“邪”,他为什么不去骂医生X光仪器呢?

有人甚至于在讲经时不讲佛经,却花时间来向听众指明我的姓名来大骂,说我是“天魔附体”, 是“骗子”,是“沽名钓誉”,是“妄语”,是“妄言神通,欺世盗名”……我虽不在场,我在家一面写稿子,也能听见他在千里之外骂我,也能看见他骂我时的情形,我也不生气,只是感觉到他太浪费大众诚心去听他讲经的时间,我只希望这位大师知道,我确无神通,而且这些潜能,人人均有,绝非专利的。而且,就算我过得一关考试,我能过得一两千人的考试吗?温哥华有几位中西名医,香港也有几位名医,都曾来考过我,甚至有疑难病症时,也来向我求诊,今天(1985年8月5日)与昨夜都有一位西医来叫我为他透视身体,另一位西医约下了下周来叫我看病,你说怪吗?他们为什么会这样“迷信”?

香港有一位名西医,来函求我为他透视眼睛,九龙一位名西医,去年带了全家子女来叫我为之透视,一一隐病都经诊出证实,他回香港为我大做宣传,颇有溢美之词,难道我能骗得住那么多位专科大医生吗?

我并非全世界唯一能透视人体的!人人都有这个潜能,只要肯修肯释放!这里我并非自我宣称,只是说明我确非“妄语”,亦非“着魔”,我未以之敛财,从未应邀上加拿大电视表演天眼,也未应邀任何学府演讲,更未挂牌营业,说到虚假,人生一切本来都是虚假的,天眼自然也脱不了是假相,而非实相,只不过这种潜能人人都有,可用于助人出苦脱厄,解除疾病,虽未敢云已符佛陀慈悲之旨,也不能担个什么“天魔附体”“妄言欺世”的重大罪名吧?谁在经堂上骂我,可真是太过责了,是非未明,真相未察,就是定别人罪,恐怕有失大师身份吧?我去年如何在大师面前为远在北京的陌生人遥诊,证实完全符合相貌与病情,当时目击者有二十人之多呀,我怎着了魔呢?

“魔”也罢,“妖”也罢,我问心无过,只愧未能深入经藏,亦未有大能力行菩萨慈悲道,多为些众生诊看病源,助之出苦厄,我巴不得日夜都不用睡息,也不必爬格子买文字为生,我可全力为人透视才好!那潜能是如井水般源源不绝的,只可惜,肉体会疲倦,无法配合潜能,也只好尽心量力而已,学不到菩萨,也只好做个“善魔”吧!

不过,的确应付不了那么多人,若非事态严重,我都不回信了,看着那书房里几大纸箱累积的来函,我心中并非不感到歉疚!

原载香港《内明》第156期:1985年3月1日 

图片出处:

自在罗汉 / 廖洪标

荷花 / 佛山济公 摄影

一行僧 / 刘传


标签:并非 全世界 世界 唯一 透视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