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由信心获证悉地•看见观世音菩萨是一只母狗尸体的公案

时间:2017-12-9 9:30:27  作者:妙音  来源:施食网  查看:15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作者:倾莲池

经由信心获证悉地•看见观世音菩萨是一只母狗尸体的公案


礼赞圣观自在菩萨!


据觉囊派多罗那他尊者之《印度佛教史》所载:


阿阇梨觉密与觉寂是觉智足上半世的弟子,从这位阿阇梨和其他众多持金刚者总的来说听受好多密咒,特别的则精通事、行、瑜伽三续,对瑜伽续也获得成就。


【倾莲池:密法有事部、行部、瑜伽部、无上瑜伽部,藏传的判教,一般认为唐密、东密没有无上瑜伽部。关于此类问题,上个世纪有位上师还与冯达庵阿阇梨有过书信来往讨论这个问题。


四部密法,是针对不同根性而显现的教法,其源头来自普贤王如来、金刚持、大日如来,非化身佛释迦牟尼佛住世时所传。


至于其兴世之缘起,历代诸师多持以上说法。而萨迦初祖萨钦在《续部概述》中沿用印度佛教祖师的观点:


外道有四种邪分别承许,为了不断舍彼等外道,且以金刚乘摄持,故建四立四续部。


外道具贪欲者……奉行鹏鸟的窍诀、宝瓶气的窍诀、摄持明点的窍诀等,总而言之,将贪欲说为法……为了不舍弃且摄收具贪欲大自在天的追随者们,而宣说无上瑜伽续。


有些具嗔恨者为遍入天(毗湿奴)的追随者,说损害为正法……为了令彼等进入,故宣说《毗卢遮那现觉续》、《大威德品》、《马头明王品》、《观自在哈那哈那品》、《夜叉妙宝品》、《如何处决凶残者品》等。


如是,为了不舍并摄收具嗔恨者——遍入天的追随者们而宣说了行续。


有些愚蠢者梵天的追随者,说愚痴为法……是故,为了不舍弃且摄受愚痴者——梵天的追随者们,故宣说事续。


又有些各种外缘均为等三部分的追随者……为了让彼等进入,故顺应彼等的方式而宣说瑜伽续。


像这样,外道等有四种邪分别的立论,为了不舍且摄收他们进入此金刚乘,故宣说四续部。这种说法,乃是《摄真实性续》的追随者——庆喜藏、索底帕拉、巴瓦拉等的主张。


以上是萨迦初祖萨钦对密续四部的概述,与后来崇拜密教的大师的观点有所不同,而是沿用了印度一些大师的教言。


佛说八万四千法,因众生种种根器意乐而说。如密教的护摩法,将婆罗门教之护摩法进行了整合,融入本尊之生起次第等,从而行持增息怀诛四事业。甚至而还升华为内护摩,即观想三摩地,趋向解脱道。】


其中觉密在婆罗奈斯的个地方修持圣文殊,一天画像笑起来,成就的物料红黄色牛的酥油汁沸腾,枯萎的花复又开放。虽然知道是成就的象征,但心想是先献花呢,还是先喝酥油汁呢。


略一迟疑,一个夜叉女来作障碍,手批阿阇梨之颊,阿阇梨略微昏迷。苏醒来时,画像染有尘埃,花枯萎,酥油汁也溢出。然而擦去尘埃,献花于佛头,饮尽所有的酥油,因此身离一切疾病,极其轻便有力,智慧悦敏,具足神通。


【倾莲池:绘制文殊菩萨像,然后供养修法,出现验相证悉地,这是明显的事部法之特点。我们看汉传密教部中,金刚童子、乌枢沙摩明王等,有很多此类仪轨。


对着坛城修法,出现明显验相,悉地得证焉。由于他可能没有结界护身的缘故,药叉女来障碍。有些时候药叉女等还会偷走悉地成就物,令不得成就。是故金刚手菩萨亦曾宣说过追回悉地物的修法。


在事部法,对本尊之画面要求特别严格,如马头明王的画像法,经典如是描述:


取净白絷不得截割。请一画师最功能者勿还其价。香汤洗浴着新净衣。与授八戒日日如是。于清净处作一水坛。纵广四肘。持诵者护身结界毕已。与彼护身。于其坛中烧种种香散种种华供养已讫。于此坛内画作大威怒王像。


  1. 用白色的细棉布,不能截割。

  2. 请画师画时不能讨价还价,即他说多少就给多少。

  3. 画师香汤沐浴更衣,每天都要受八关斋戒。

  4. 设置一个大坛,行者护身结界后,为画师护身,然后烧香供养,画师在坛内绘画。


严格如法绘制之后,开始持戒、吃三白食乃至断食闭关念诵,直到这画面出现验相,如放炽烈白光,或微笑或赞叹行者等,始证悉地。


事部的十一面观音法,其成就经过如下:


若在家者持八戒。三时供养无限数念诵。从白月一日乃至八日后于净处置此观自在菩萨形像。面西吃乳或穬麦。烧沉香苏合檀香。随力。


乃至十三日其日食三白食。广大供养。取菩提树木燃火。更别取菩提树木。长十指截。以苏合香油揾两头。一千八遍投护摩炉中。


地即震动其像亦动。闻从像最上面口中出声赞修行者言。善哉善哉佛子汝能勤苦求愿。我皆令汝意愿满足。赐汝成就腾空隐形。持明仙转轮法王。乃至与我无异。汝必现获如是等成就。


如此这般修到地动、圣像动摇,观音像之口赞叹行者,说善哉,善哉!你能勤苦求愿,我都会令你所愿满足,赐予你悉地,腾空、隐形、持明轮王,乃至与我无异,决定让你现在获得此等成就。


经典如此记载,根据史料,古代有些人是成就的。印度的觉密居士他修成了之后:身离一切疾病,极其轻便有力,智慧悦敏,具足神通。


事部法之特点,历来有大德认为其为了接引印度教信仰梵天之信徒,他们喜欢干净,因此事部法要求,修法之前,每次上厕所回来都要洗澡,且沐浴更衣,着新净衣,烧种种名香供养。


而在藏传的十一面观音修法中,其特点是由外境的事相引入心地,侧重于发四无量心、菩提心,然后是对生本尊、自生本尊之观想,最终进入三摩地与本尊无二而成就。


同一本尊修法次第之差异,本无高下,其目的是为了度化不同根器的众生。


我们看到,这个过程相当复杂。若论密法之源流,先有杂密,次有纯密,又出现后期密教,即藏传的体系。


从历史的发展角度,唐密法系在中国失传,很多复杂的坛城、修法断层。但是简便易修的秽迹金刚法和准提法却流传了下来。如果对照不难发现,这两个法皆是坛城简单,不是那么复杂。


秽迹金刚法以金刚杵为主,准提法则是用一个镜子。可能是因为这种易修,千年传承不绝。


或许可以说,众生的根器与易修易成的法相应。】


经由信心获证悉地•看见观世音菩萨是一只母狗尸体的公案


觉寂没有物料和画像等虚文而观修,但所获功德与觉密相等。


【倾莲池:觉寂阿阇梨,他没有用物料、画像等物质修法辅助,而是直接观修,经由观想持咒来修,但是却获得了与觉密阿阇梨一样的成就和功德。


这当是事部、行部与瑜伽部之区别。从中国汉代的密教之发展来看,由唐朝开元三大士开启的唐密,与宋朝时来到中国的法贤、施护三藏所传的后期密教乃是不同的法系。后者所译出之经典,有部分含有藏传的无上瑜伽部密法,如喜金刚本续。


纵观大正藏之密教部,含有杂密、唐密、后期密教之经典,是故,即便是唐密东密的阿阇梨,并不能传授密教部之所有教法。


以是之故,像东密的摩利支天法,倾向的是修持不空金刚阿阇梨所传之印明,而非宋代七卷的摩利支天法系。


至于宋代法贤、施护三藏所译出的密教修法,含有很多观想三摩地,如宝藏神三摩地、持世菩萨三摩地。求财者,通过观修三摩地来达成,而不一定是事相上的供养。


《佛说瑜伽大教王经》云:


观想惹字变成大智。大智化成大夜叉主。名宝藏神。身黄色二臂三面。顶戴宝冠内有五佛。于冠左边少有所损。坐于莲花上。座下有贤瓶满盛诸宝。右手持海甘子。左手持鼠囊。两边有四夜叉女。身貌端正众宝装严。


降一切宝雨化佛满空。如是依法观想。欲求财宝不久遍地。现大财宝得大富贵。复想己手掌中出甘露水施宝藏神。此名施宝雨大智金刚三摩地。


通过进入宝藏神三摩地而增益财富,和事部大量的事相修法,有明显的区别。这也是密法发展的一个过程。


觉寂和觉密两人,一个是用具体的事相修文殊法,另一个是纯观修,却获得无二之成就功德。为何能如此?


以心生万法故,心如工画师,能画诸色相。诚如觉林菩萨偈:


譬如工画师。不能知自心。

而由心故画。诸法性如是。
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

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


于事相供养而言,不出五蕴之范畴,观想之力,与之等同。


当然,对于凡夫,由于没有此微细心和观行,实物的供养是极有必要的。地藏经、药师经都处处提到供养获福。众生之观行未深,其力用不彰,故平常还是先从具体的事供起始。


你的观想力不足,想积累福德,还是老老实实从事相的供养开始,虔诚上供,福德资粮日增。】


这俩位同往普陀罗山,在山根多罗圣母正对龙群说法,但看起来是一个老妇人放牧大牛群。在山腰毗俱胝佛母正为阿修罗与夜叉众说法,但看来也是一个少女放牧大羊群。


【倾莲池:对于获得悉地的两位阿阇梨看来,绿度母正对龙群说法,但是凡庸之人由于业障故,看到的是一个老妇人放牧大牛群。同样的,毗俱胝菩萨在为阿修罗和药叉众说法,凡庸之人见到的却是一个少女放牧大羊群。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浙江的普陀山上,每天来来往往的游客,是否会遇见观世音菩萨?


也许,观世音菩萨每天恒常于普陀山说法,但是凡夫无法现量亲见,业障稍轻的见到一个普通的人,而非金色身之菩萨庄严像。


据格鲁派之《霞玛道次第》之载:


“诸佛不忍大悲,莅临到一些被痛苦逼迫的地狱有情近处,然彼由于恶业障蔽,不见相好金身,反而看成是狰狞可怖的狱卒,更生痛苦。


是故,上师呈现为贤劣相,并非依事物本来情况而如实显现,而是根据弟子净化或未净化自心续之障,积集或未积集福德的缘故,而令上师呈现出贤劣不等之相。


例如,现在对我们显现为平常人的这位师长,若我们证得大乘资粮道法流三摩地,则见其为殊胜化身;若证得初地,则见其为报身形象。


佛虽亲现圣容,我们亦不能见,除了示现与自己机缘相当的有过形象外,别无摄受的方法。是故,佛示现为平常人的形象,恩德已极深重。


只要能利益有情,诸佛亦化现为魔、残障者邓,更不用说示现为平常人的善知识。”


若我们之业障未清净,即使诸佛菩萨亲临于眼前,亦不能见。


《不空罥索神变真言经》提到,修护摩法证悉地时,可亲见十方佛菩萨,证得广大三摩地;若是业障深重,则不能见,只能梦见庄严相,现实中有长寿、富贵之果报。


经由信心获证悉地•看见观世音菩萨是一只母狗尸体的公案


《菩提道次第师师相承传·具德阿阇黎月称菩萨的历史》中说:


有一次月称去到那屋子背面悄听,里面正在说法。他想必须瞻视一下菩萨的慈颜,也就进里面去,当时碰见化身的观世音。在那里阿阇黎月称立即祈祷菩萨,如与真扎峨弥现身那样,对他也示现真颜。


他在梦中得到菩萨前来对他说:“你已是受文殊菩萨加持的大善巧者,无需我作加持。我对真扎峨弥作一些加持,你也就不必那样说。”


从梦中醒来祈祷道:“虽然道理 是那样的,但仍请菩萨示现真颜。”以此菩萨为他真实现身了。


那时,他祈请菩萨安住在他的头顶上,令一切众生都见到菩萨金面。


观世音菩萨说:“我虽是经过一切众生的面前,由于众生为业障所蔽,不能见我。


他请无论如何安住在他的头上。他头上顶着菩萨去到大众中说:“我头顶安住着观世音,你们顶礼供养吧!”


有些什么也没有看见,有些看见的是一只母犬尸体。大多数人们都说:“由于他说法太多,风息一乱而疯癫了。”据说有一卖酒女人,只看见菩萨的足,也获得共通成就。


从此公案,我们看到,观世音菩萨亲临于月称论师的头顶,很多人竟然什么都没有看到。


有些业障稍轻的竟然见到观世音菩萨是一只母狗尸体。然后造口业说,这个人竟然头顶着一只死狗,肯定是走火入魔了。


有一位卖酒女人,宿世善业稍轻,见到菩萨的脚,以此功德,获得了共同之成就。


说不定你哪一天,看不惯路边的一只野狗、假乞丐时,却忽略了他们可能是菩萨之示现。由于自身业力因缘故,即使菩萨亲临,依然无法度化你。必待机缘成熟之时。】


到达山顶时。除了一个尊圣观世音石像外别无所有。可是觉寂心想:“此处哪里有平常事物,我自己的意想不真实,这些是多罗母等。”


生起大信仰后从事祈祷,因而获得能随欲转变的无量神变和神通等一般功德,以及了知一切前所未学的法,并证得本性等同虚空之义的殊胜功德。


觉密则怀不信之心而祈祷,只得足不触地而行的一种成就。


【倾莲池:觉寂以巨大的信心祈祷,获得无量殊胜功德。觉密怀不信之心,成就有限。由于当时在印度普陀山,圣众在场,加上他先前已成就一定的悉地,故也获得小小世间悉地。


金刚经云:信心清净则见实相。藏地诸上师也常提及,以前有很多大德是经由对上师生起不共之信心而证悟。


这种信心究竟如何,我们无法窥测,但是以上公案中,觉寂以生起大信心在普陀山祈祷后,获得了悉地。


修法之时,至诚、至信,是最大最秘密的诀窍之一。法不在多,在精。很多人研究佛法,当成佛学,失去了那颗虔诚之心时,往往法不入心,故修了多年,多在门外。


昨天有位师兄留言:


①因已习惯了罗师兄的版本,祈请莲池师父传授罗师兄版的音频!


②目前我搜集了几个版本(包括:趁菩趁菩……,称波称波……,酬巴酬罢……,格勤布格勤布……


还有莲池师父以前发布的罗师兄版本及今天发布的房山版本)。这几个版本里,莲池师父发布的两版中前边有:那摩拉得那……


有的后边有:呼鲁呼鲁卢巴巴嘉……(此版又称地藏菩萨说究竟功德记莂咒术陀罗尼。和地藏十轮咒---具足水火十吉祥光明大记明咒总持章句长短不一样!


有说一个是完整版,一个是非完整版。不知怎么理解?望莲池师父慈悲赐教开示!


倾莲池:称呼我为师兄即可,我非师父,亦无实证之悉地不堪为人师,欲拜师可依止具德上师和出家师父。


地藏十轮咒的版本众多,就如不空罥索神咒,因为其译本、传承不同,故咒语略有差异。没有所谓的完整和非完整版本,也没有所谓的最标准的汇集本。


你收集这么多,要主以某个译师的版本为主,如玄奘大师,或者房山石刻经的版本,房山版比玄奘大师和藏传版本咒词多了前面的皈依词和后面的偈颂部分。


你应以一个为主修,否则不断地校对研究,忽略了信心和虔敬,夹染疑惑,终难得实益,亦难得大相应。


且如大悲咒,版本众多,受持得最相应的不是研究了N个版本的人,也不是研究出所谓标准版本的人。而是老实、具足信心的受持者。


自古同一个咒,传承不同,长短读音皆有异,皆可能成就,核心在于法流、信心和修持之次第。因此愿你安心修持。


在印度的普陀山顶,觉寂见到除了一个尊圣观世音石像外别无所有。可是觉寂心想:“此处哪里有平常事物,我自己的意想不真实,这些是多罗母等。”


他将这些石像视为真正的观世音菩萨、绿度母,生起极大的信心不断祈请,因而获得能随欲转变的神变和证悟了空性。


我们看到,他并没有具体念诵什么,而是不断地祈请,以不共的信心带祈祷。


浙江的普陀山,亦是观音刹土,很多人去到那里,见到的是观音菩萨像和种种圣迹,若是一心视为真的观音菩萨,至诚无念祈祷,结果会如何呢?】


于是老妇授记说:”你要到底斯雪山去修行!”归途询问觉寂得到什么成就,觉寂把情况如实说了。


于是对于朋友所得的巨大成就生起妒嫉妄念,足不触地的成就也立即退减,据说长期忏悔才得恢复。


之后,在婆罗奈斯说了几年法,圣文殊又如同过去那样策励他,于是他到底斯山去修行,因而屡次亲见金刚界大曼陀罗,和圣文殊在一起时如与常人对话,驱使一切非人为作仆役,业聚与共同成就获得自在。


那时西藏的赞普乞栗双提赞派遣卫·文殊师利等来迎请,因为文殊不许可所以不来,而对他们讲说事瑜伽三部,造《金刚界修法入瑜伽》、《毗卢遮那现等觉摄疏》、《后静虑广释》等,此外笔录他口述的注释还很多。


虽然没得到殊胜成就,然而不久能够隐身。觉寂虽然据说也住在底斯,但显然是前往乌仗那。


礼赞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礼赞觉寂阿阇梨,以及觉密阿阇梨之示现。



标签:经由 信心 看见 观世音 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