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有前世记忆的人,挺难过的……

时间:2017-6-13 20:07:41  作者:妙音  来源:施食网  查看:0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我是个有前世记忆的人,挺难过的……

(前提:文章转自天涯论坛,原文稍有改动,如有侵权,敬请提醒。)

找个树洞吐槽一下,我是个有前世记忆的人,挺难过的

作者:闭关草太玄

2009年前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可以说是一个事故吧,我开始逐渐恢复前世的记忆,开始只是很片面很零碎的记忆,经过大概将近一年的时间,前世记忆基本恢复。前世的记忆整体和今生的记忆并无二致,7、8岁以前比较凌乱一些,前世60岁以后也很模糊了,可能是跟身体和疾病有关。

我一直是一个无神论者,现在也是。我发这个帖子的原因主要是想说一些在现实中不能和别人表述的东西,今世的我有和睦的家庭有稳定的工作,也不想因为前世的记忆破坏现有的一切。我的前世也有后人,我也不想去破坏他们的平静生活。我会隐去很多关键词,各位朋友看看就好,全当是无聊看个小说吧。

(特别说明:千万不要来问我如何才能恢复前世记忆,我前面也说过是一个偶然,是一个事故。并且前世的记忆等同于增加了很多人世间的生老病死等痛苦,无益。并且现在的太平盛世要比以前幸福的多。也不要妄想你的前世是某某知名著名人士。)

我是个有前世记忆的人,挺难过的……

我的前世属兔,1903年癸卯年生人,出生地是山东潍县某村,大概是在3、4岁的时候跟随父母及三叔一家人到东北的,位置是辽宁和吉林交界地某县。前世的后人都定居的这附近。从山东到东北的迁移过程中的记忆和今世3、4岁的记忆都差不多模糊,隐约记得在科什么什么的地方我一个妹妹死掉了,前世的父母此事也很少提及,我前世终老只知道,我下面有俩弟弟,二弟属马,一直务农,小弟弟属鼠。小弟弟抓了壮丁后来音信全无,生死不知。二弟之上还曾有个妹妹。

我前世的父亲一辈子务农,伪满洲国时期过世的,前世的母亲是在解放后才过世的,老人属猴,过世时75岁,由此推算是1884年生人。前世母亲是天津卫人,到老一口的天津话,并且还识字,50多岁的时候还教过我孩子女儿经,应该不是个农户子女,但为什么到的山东,为什么嫁给我前世的父亲我一直不知道。

前世的三叔是个很聪明的人,曾在奉天开过估衣铺,前世中我和三叔及三叔的两个孩子往来密切,他们都曾在困难的时期帮过我。我前世死之前一个阶段其中小弟弟曾在我家常住,但当时我的记忆及其模糊,具体原因就不太清楚了。

  我前世只有一个儿子属虎,1926年生人,也参加的国军,辽沈战役时被俘,后成了志愿军,去过朝鲜,从朝鲜回来后是伤残军人,复员到某林场工作。

  我的前世大概活到1962或1963年,我最后的清晰记忆应该是1961年,因为我前世的老伴是那年过世的,此后记忆就支离破碎,只记得当时老是头疼欲裂,求死不得的感觉。现在想想可能前世晚年是患有脑瘤等方面的疾病。

我是个有前世记忆的人,挺难过的……

总的来说前世和今世相貌性格都改变不大,前世今世的我都属于消瘦型体型,性格偏急却又胆小怕事。

前世的父母妻子子女朋友和今世的父母妻子子女朋友完全不搭边,前世一生务农,今世和农民完全不搭边。回忆起前世后,性格消沉了不少,其他地方未有大的改变,倒是有一次和朋友去农家宴看到了驴拉磨,朋友们都很好奇的去看,我当时就说这驴这么套不行,应该这么这么套,完全是前世记忆的下意识表现,朋友们都很惊讶。毕竟我是70年代末生在一个二线眼海城市的人,别说套驴,就是活驴都没机会见啊。

  文笔不好,写的自己看的都混乱。各位朋友就当是看小说吧,有想问问题的只要不涉及人名、地点就可以随便问,我尽量回答。总的感觉就像酒后失忆或者创伤性失忆,很多人都在大醉后记忆断片,我不知道从科学上应该怎么解释,但我认为并不是这段记忆彻底没有,而是被隐蔽了起来,一个偶然的机会这段记忆就会完全的释放出来。

  我很想去找个医学方面的专家咨询咨询,但又怕我说这些后会有人把我当成神经病。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我也怀疑自己是精神方面出现了问题,后来我通过一些途径查询过,我前世的几个孙子都在人世,我前世住的村子,以及儿子的工作单位都得到了验证。我当时的感觉甚至有些害怕,要知道我在09年之前连这个县的名字都没从听说过。

  在这里也奉劝所有的朋友不要去尝试回忆起自己的前世,只会给你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

我是个有前世记忆的人,挺难过的……

前世和今世还是有一定的关联的。我今世很小的时候听到炒信这个词的时候就知道是个国家,后来才知道正确念法是朝鲜而不是炒信。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很纳闷这件事。知道恢复前世记忆才明白。

  我前世的儿子入朝的时候,我前世的老伴精神状况已经不是太好,老是做恶梦,每天嘴里都念叨着炒信(朝鲜)。当时我一听她念叨这个词心就紧一下,故此印象极深。

  说起前世的老伴,现在有时候也会难受,也是随父母去的东北,出生地应该是菏泽一带吧。我俩家住的不远,我和他二哥一样大,我俩14、5岁就订的亲,农家的孩子当年也没啥讲头,就是在结婚前几天不让见面,平时就跟亲戚一样走动。我虚岁18和她成的亲,那年好像有个啥战乱,局势不是太好,一度曾打算回山东的。但我前世的父亲身体不好,她就陪我留下了,要知道那个时候一个村几十户跑的没剩几户了,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

  我前世在我儿子之前有过三个孩子,都没满月就死掉了,对她打击挺大的,当时就有了自言自语的毛病,现在想想就是抑郁症啊,有儿子之后她对孩子上心的很,可我儿子也挺坎坷的……哎!一辈子不容易的女人,也不知道现在转世在什么地方,希望能过的好一些。

说个有关鞋的事吧,前世我堂弟曾经送我一个废旧轮胎,这块轮胎被裁剪成6双鞋底,除了一双自穿之外,其余都送给了长辈亲戚,收者无不当成厚礼。后来到日军战败后,镇子上开始流出的日军军鞋,翻皮毛边橡胶底带铁掌,有人换了一双,据说是200斤苞米。放在今世感觉就是花几千元买双鞋子的感觉。当年玉米产量很低,一亩地好年头也就是4百斤。

  解放前某年冬天曾在双*镇住过一晚,后半夜开始下雪,早上一推窗发现满地不是白雪而是红雪,胆战心惊啊!

我是个有前世记忆的人,挺难过的……

前世最近的人,父母、妻子、孩子,今生至今未曾遇到。

今世最近的人,父母、妻子、孩子,前世也不能对号入座。

  偶尔遇到性格和前世熟人很是相似的人,但也都是匆匆路人甲,现实生活中只和一个吉林的朋友聊起过,他开始也认为我精神状况有问题,后来回老家的时候专程跑了一趟落实了一下,才相信。但他给我的意见也是不要去相认,涉及到一系列的问题,至少也会破坏现有的平静生活,没有任何意义。

  前世和今世很大的不同是今世的我思考的多了,前世更多的是解决物质需求,精神层次的接近于没有。

  我前世年轻时候右臂受过伤,不能伸直用力,基本都用左手。今世天生左撇子,这是我觉得关联最大的。我未有前世记忆的时候,就很不喜欢黑土白雪的东北,现在也不喜欢,前世与今生差距太大了,天壤之别啊。

最近一段时间,一到夜晚就睡不着,白天却出现假睡的情况,做了很长时间的梦,实际上只不过是打了几秒钟的瞌睡,精神状况越来越差。

  从精神层面来看,心理素质应该是辆车,经历的事情应该是运载的货物,现在我的精神状况就是一辆汽车装载了运载量两倍的货物,很容易出现精神方面的状况。

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考虑这个问题,这个记忆究竟是保存在哪里?我没有过灵魂出窍那种濒死感觉,也没见过奈何桥,也没喝过孟婆汤。我能够表述的最简单的就是和睡觉一样,前世就是昨天的我,今世就是今天的我,期间隔着的就是一个睡眠。

我是个有前世记忆的人,挺难过的……

  昨天遇到一位心理学老师,我隐去自己,用第三人称给他把自己的事讲了一遍,老师说这很常见,着实吓了我一跳。这位心理老师说他在10年的时间内接触了至少二十多例类似情况,除少数为癔症外,大多数都能在现实中验证。老师看了看我,满含深意的笑了笑。我想他是看透我的。

  最后他跟我说,有前世记忆的成年人几乎100%自己选择了沉默,而对于有前世记忆的未成年人,他们通过引导等手段让他淡化,甚至可以做到成年以后觉得是一部电视剧或听来的故事。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今后心理正常。

今生我是信马列的。我觉得我至今还是个无神论者,鬼神这些事我是不信的,前世也不信鬼神,活在那个时代更多的是为了吃饭,没有太多闲工夫研究这些。前世的母亲跟我讲过神怪故事,也就是当故事听听。

 这个帖子中有朋友劝我修行,我不是佛教徒,不丑化不美化的个人理解这个修行应该是对心理素质(实在想不出更好的词)的一种拓展,这是很难去做的,但又不知如何下手。与其盲目为之,不如顺其自然。

 我虽然是无神论者,但还是很赞同佛学中的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八苦。

  最初一段时间我情绪低沉,完全是一个风烛残年老人的心态,大概两年的时间才慢慢转变过来,前世今世或者来世都会有种苦的必然存在,正如帖子里的朋友所说的保持平静心态,珍惜生活才是我们唯一正确的做法。


标签:我是 是个 前世 记忆 的人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妾被鬼王强娶,造观音像,被菩萨救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