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冯居士:我年少时就见到龙,黄金色的鳞甲,闪闪生光,背上有像鱼鳍般的翅,尾巴像鱼尾一般

时间:2015-11-19 16:18:50  作者:妙音  来源:施食网  查看:528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冯冯居士:我年少时就见到龙,黄金色的鳞甲,闪闪生光,背上有像鱼鳍般的翅,尾巴像鱼尾一般

 

佛经中的龙

冯冯居士

加拿大的花季已过,这一阵子又逢果季到了,正是猴逢果季精神爽:看到到处都是满树桃子、李子、苹果,好不开心!超级市场陈列的巨大水蜜桃,比拳头还大,是加西卑诗省奥坎那根湖(龙湖)一带出产的,特别皮薄艳红,又甜又多汁,听说是中国浙江的水蜜桃种培植出来的。好多人自己驾车跑一百多英里上奥坎那根的果园去买新鲜桃子,一磅才一毛钱,给守园的小孩五毛钱,就由得你吃个饱吃个够,在树上睡午觉也不打紧,只不许带果子走;龙湖长达一百多英里,阔达六十里,湖畔满山坡都是水蜜桃林,看见就开心死啰!想来齐天大圣孙悟空老前辈大闹蟠桃宴,在桃林中大快朵颐的高级享受境界,也是这样子吧?陶渊明的世外桃源,可能也堪作奥坎那根的描写了。

奥坎那根(Okanagan)是土着印地安人的语言,意思是“巨龙”,传说这湖中时有巨龙出没,三十多年前有英人摄得照片,是一条形似中国佛教传说的“五爪金龙”巨龙!并非恐龙形之龙!此龙在湖中出现时,露出十多段拱出水面的龙背,估计长达两百多尺!

印地安人世代相传此处有龙,故称之为龙湖,现在此地环湖群山仍有土着居民,仍喜谈湖中巨龙。据说,一九五一年,有一个是英裔男子林场工人因事夜归,自己划舟渡湖,小舟后面系拖着他的马匹,人划舟,马游水,渡到半湖,时值深夜,那人突然感觉波浪大作,小舟狂摇,马儿狂嘶,他回头一看,马儿正在拚命挣扎,原来后面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龙,一口吞噬马儿,转瞬就把整匹马儿吞下肚去了!还把小舟拖往巨口要把人也吞掉,那人吓得魂飞魄散!慌忙砍断绳子开枪射龙,又拚命划桨逃走,幸运地逃得了性命,那巨龙没入湖底不见了。

加拿大的马儿,不知是什么种?特别高大,马背平人头高,那么大的马,竟被巨龙吞下肚子去,这事好不骇人!那工人逃上岸上拚命喊救,惊起村人的注意,老一辈的都有人作证在几十年前见过此条巨龙。他们都拜祭它,称之为“龙神”,又称之为“龙王”。

奥坎那根的长龙出现,从此时有所闻,该龙的名气,仅逊于苏格兰的尼斯湖水怪。奥坎那根湖比尼斯湖大上很多倍,很多研究者在尼斯湖底用科学仪器录得巨大的长颈飞龙影子和声音,但是他们在辽阔的奥坎那根湖毫无所获,加拿大夏秋都有人去探湖,既可大吃水蜜桃,又可在月夜等待巨龙出现一开眼界。有人说看到巨龙,但是大多数人都说没看到。看见过的,都说这是一条中国式的长龙,不是恐龙,也不是西方传说的龙,也不是南太平洋热带岛屿的那些四脚龙。没见过的,就说奥坎那根的龙只是连篇鬼话!双方时常争论不休。年年都有人自费去潜水寻龙,一九八二年夏又掀起了一阵“寻龙热”!免不得又在温哥华的英文报上热闹一阵。

真龙见不到,至少到了奥坎那根可见到湖畔公园巨大雕龙,是用一株巨树雕成的,几个人都抱不过那么大!龙形是中国龙!温哥华的诗丹丽公园,广达一千多英亩,有山有林,有海边,有湖沼,有小桥流水,美在天然,而无中国地方的胜景到处是红柱之俗气!更无题咏刻石来破坏天然之美,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看到中国名胜到处都是红柱画栋,山石上刻满了字,好的也罢了,有些书法跟我的“猴书”不相上下,其诗词也与我的一般臭,居然也去刻石留字!令人作呕!台北碧潭的河边石崖,竟被人刻上了商业广告,那就更是俗到不能再俗了!山川壮丽,自有天然诗意,何必用刻字与朱栋绿亭去破坏它呢?加拿大的风景,胜在天然,使人游之而自脱尘俗,不假人工,这一点我认为中国地方胜景是该学习的:切勿以人工污染天然山川——你看,我又扯远了。一走笔就乱写,这是我的坏习惯。话说回头,温哥华诗丹丽公园(一般人译为士丹利,我译为诗丹丽)有一处突出的海边尖角,那儿也有一座巨木雕刻的中国巨龙,相传是纪念中国巨龙出现于温哥华海湾的。

省府图书资料馆(在维多利亚市)文件内,有一份中国巨龙出现于温哥华的报告书,有图有文,看图形,是一条中国龙,出现的时间是一八九七年,地点在现今称为第二狭湾的大铁桥附近,可惜我不能借出该分报告来影印一份给“内明”登出给你看看。卑诗省府既珍藏此一报告书,可见并非徒属传闻,而系确有其事,确有人摄得龙形。温哥华开埠不过九十年左右,十九世纪末的该地仍是荒野,今日已是汽车千辆飞驰的大铁桥了,桥底两、三百尺下面,海水墨绿色,深不可测。

龙湖与温哥华东北角的第二狭湾,都是冰河时代被冰河冲流而成的内陆湖湾,与挪威的相似,名叫“伏儿”(Fjord),是袋形的(好比扑蝴蝶的网子下垂),外面水浅,内部水深,有些“伏儿”深到数千尺,而湖外的河流或海水反而只有数十尺到数百尺深而已。伏儿的底下,往往深入地层,有地底海,地底湖,地底河流,与其他各处的地底流水相连。龙湖的湖底水流就相连于太平洋底,虽然在地面上它距太平洋有一百多英里。尼斯湖底也是类似这样情形,尼斯湖底有好几处地层河流通往大西洋,还有一处通往北海,有一处通到法国,这是我所能看见的。

奥坎那根之中国龙,并非长期位在该湖,它和它的家族时常到处遨游,有时从地底河道出到太平洋,可说它大部分时间并不在湖内,如今湖畔人烟渐多,龙更少来了,不过还常传说有龙来吞噬牛羊。

前几年有一艘日本远洋渔船,在新西兰附近的南太平洋捞着了一条巨龙的尸骸,形似尼斯湖的长颈四足龙,船长因嫌它太长太大又兼腐臭难闻,就在拍了照片之后,把它抛回海中,这幅照片后来轰动了全世界,日本的古生物专家纷往南太平洋该处追寻龙尸,却没寻着,不过录有海底巨大的龙形影子。

美国的一批生物学家与其他科学家,前年、去年都在苏格兰尼斯湖水底探险,看到了不只一条长颈龙,而是一群龙,也录到了影,曾经在电视上放映。

今年春夏间,美国一对夫妇在非洲坦桑尼亚的大湖见到了巨龙,他们在电视上向全世界报导,当然,谨慎而保守的科学家仍然不会轻信有龙的存在。

龙,一般人都认为是神话中的怪物,所以不相信它的存在。其实,龙也不过是一种巨大的爬虫类,并没有什么不可能存在的理由。龙有许多种,最为人熟知的是巨大的“恐龙”“剑龙”“驼龙”,它们的化石骨骼出土很多,美国怀俄明州与加拿大阿拔他省的干燥断层地层中仍有不少恐龙骨骼化石,而且体型相当完整。

现在当代,南太平洋,在南美洲厄瓜多尔海外的Galapago岛上,也还有长颈四足长尾的“龙”活着,它们比鳄鱼大,它们成群地在海边及山林中捕噬猎物。

佛经及中国式蛟龙,倒还没有发现过化石骨骼,故此人们认为它只是幻想出来的怪物,他们不置信佛经内讲的龙存在。

法华经序品里说:佛陀说大法,来听讲的有诸天菩萨八万人;释提桓因与其眷属二万天子;又有明月天子,普明天子,宝光天子,四大天王与其眷属万天子俱,大自在天子与其眷属三万天子俱;娑婆世界主,梵天王,尸弃大梵,光明大梵等与其眷属万二千天子俱;有八龙王,难陀龙王,跋难陀龙王,娑伽罗龙王,和修吉龙王,德叉迦龙王,阿那娑达度龙王,摩那斯龙王,优钵罗龙王等,各与若干千百眷属俱……世尊四众围绕,供养恭敬,尊重赞叹,为诸菩萨说大乘经,名无量义……。

又说:“……尔时会中,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天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人非人、……佛放眉间白毫相光,照曜东方万八千世界,靡不周遍,下至阿鼻地狱,上至阿迦尼吒天,于此世界,尽见彼土六趣众生,又见彼土现在诸佛……。”

经中所言之“人非人”“月天子”及其他“天子”等等,就是宇宙中各星系的有智慧的接近我们地球人类的生灵!现代所谓“外太空星球人”,阿修罗是魔王,夜叉是鬼卒之一种,……这许多名称都是非物质空间世界的“生灵”。另外一些大自在天子,宝光天子等等,是宇宙中其他空间世界的“生灵”。他们的形态和我们的血肉之躯不同,他们的身体,以我们已知的知识来区别,是介于物质与非物质之间的,佛经中常称之为“有形无体”,即是我们可以从心灵接触到他们,却不能用手用眼可触可见实质的——现代最先进的太空科学家已经推论天外有多度天,物质世界之外,还有非物质世界,还有介乎两者之间的空间,还有“反物质”宇宙……也推断在“银河系”四千亿个大大小小太阳系之内,极有可能还有若干个类如我们地球的“行星”,上面会有类似我们人类。不过,这些宇宙多度空间内的智慧生灵,未必一定是有血有肉有骨的实体。

法华经序品所讲的多种龙王,都属于龙类。所谓“八龙王”,是不同的八种龙,可能其中有些是恐龙,有些是剑龙,有些是驼龙等等的精灵,有些是蛇龙,有些是五爪金龙,有些是天龙。

大集经须弥藏品说:“善住龙王为一切象龙王,婆难陀龙王为一切蛇龙王,阿耨达龙王为一切马龙王,婆楼那龙王为一切鱼龙王,摩那苏婆帝龙王为一切虾暮龙王……。”

这些名称可能有一些是法华经所述听法的龙王的别名。上述多种龙,有些是我们地球的爬虫类,有些是其他空间世界的龙。

世尊眉间放白色毫光,拿现代科学来说,就是世尊两眉中心内脑的佛眼射出纤细极微的白色光束,是一种超级的激光激光,它照遍了宇宙各种空间。“尽见彼土六趣众生”就是说照见了宇宙中其他空间及其他星系的世界的众生灵(不一定是有实质血肉之躯),又照彻了“彼土现在诸佛”,就是指照见了宇宙各空间里已修成佛的大智慧。

这样一说,可不就都很明白了么?有什么神秘难解?不过,假如不用太空科学知识和眼光去看这些经文,假如只用传统有限的知识来看它,就难免会因不懂而视之为神话迷信了。

我以前在“内明”讨论过这些,将来还会再度讨论,在此只是旁及一提。今天主要的是讲龙。

佛经中说,娑竭罗龙王之女往拜世尊,龙女化为人形而礼佛(见法华经提婆品)。龙女修持已久,故能现人形来礼佛。

龙既是爬虫类动物,有大脑就有若干智慧,若知信佛修行,它的脑波心力也会修成较高形态成为人形,这没有什么奇怪,我们不要小看比我们低等的生灵,有时候,较低生命形态在修行方面比我们还强呢!因为它们的“识”不像人类那么复杂,也没有那么多障碍,它们若知修行,往往比人类专心精勤,勇往直前,成就很快,所以龙的“心力”托为人形,是极为可能的。龙女在受到佛陀指点之后,迅速得道,化为男身,具菩萨行,即往南方无垢世界,坐宝莲华,成等正觉,具三十二相。

不明白心灵力量的人,当然一下很难接受这些。但是,只要是曾经修行的人,只要对于心灵力量有认识又有控制,又懂得宇宙化生之理,就会知道这些不是“神话”了。龙与人类,本是同源,都是原始的单细胞进化而成的。龙与人的细胞内的基本“DNA”(遗传基因及智慧之库)是有共同点的,只是数目上不同,龙的“转位”为“人”,并非无可能。当代的“DNA”权威科学家很多都推论人类与动物甚至植物的细胞内的“DNA”可以转移(我曾在其他杂志报导过美国一科学家成功地将人类细胞与植物细胞结合。改天我在谈“轮回”之时,我会详谈此案)。

印度与中国的史书上都有很多龙的记载,西方神话中也有许多龙,著名的大力士赫克理斯屠龙故事,与爱尔兰的圣柏次力克屠龙故事,并非完全是虚构幻想。

近代也有人见过中国龙。举例说:虚云老和尚于光绪元年在普陀山海边潮阳洞见过金甲金鳞的龙。现在三藩市弘法的宣化(度轮)法师,在中国东北时有过五条龙来求戒皈依。民国二十一年,虚云和尚在鼓山传戒,有一龙王化为老人来求戒归依,当时因有人证物证,轰动全福建(见虚云和尚年谱)。

家母年幼时在广西十万大山故乡牧牛,曾见过一条小龙,她时常告诉我,该小龙是五爪金龙形状,但是很小,只有几寸长,见后不久它就失了踪。这正证明了传说中的天龙能大小变化由心。

我自己少年十多岁时,常在澎湖一处海中小岛上玩耍。小岛周围才几百尺,没有什么房屋,只有几个驻军,都在睡午觉,我年少贪玩,在烈日下到处跑,忽然见着一条状如巨蛇的巨大身体在岩石墙下移动,看不见它的头,好象已没入海中去了。只见它身粗有大约十二英寸直径,全部是黄金色的鳞甲,在烈日下闪闪生光,背上有像鱼鳍般的翅,尾巴像鱼尾一般,看见的部分有三、四十英尺之长,它慢慢滑行,把我当时吓得全身都瘫软了,要叫喊,却叫不出声音来。等到我大喊出声,军人们惊醒,纷纷跑出来问我是什么事?那时那金色的“蛇”或“龙”已经消失无踪了,军人们素知我不乱讲,大家合力搜查了几遍,什么也没找到。只见岩石地面有些被爬行过的湿粘痕迹,看痕迹,是到海中去了,大家都惊疑得很。

后来,岛上一个土着老者说,他幼时也见过这金色的“海龙”,他说是“海龙”,军人们说是“海蛇”、“海蛟”,老人说见过它的头,是龙形的头,有须有角,有些近似画的龙,而不像是蛇。他说这是六十年来第一次再出现,他说他的祖父也见过,我不敢武断它是龙,但是我瞧着它挺似龙,而不像蛇,后来查遍参考书也没有这样的“海蛇”。

从奥坎那根之龙扯到这许多,也该歇歇笔了。你只当是看齐东野语或者天方夜谭吧!不必深信,但是我还有一事要讲:

生物学界一向认为早已死绝的“六鳍鱼”,据说应在六十万年前就死绝了,今世不会见到了。怎知三、四十年前就有渔夫在南非洲海洋中捞起了一条重达百磅的活的“六鳍鱼”!后来生物学家陆续又在大西洋获得多条此种“化石”六鳍鱼的活生生标本!轰动了全世界!如今伦敦大英博物馆展出一条,温哥华水族馆展出一条它的标本!“六鳍鱼”样子满凶的,形状与其他鱼类都不同。分明是有的,可是人们也还说是没有可能存在的哪!任何鱼类都只有四鳍,哪有六鳍的鱼?你去跟他们辩论吧!

宇宙之大,无奇不有,佛经上讲的种种形相色相生灵,都是实在有存在的呀!我知道得很清楚,我又想:龙在加拿大出现,大概是佛法在加兴隆之兆吧?


标签:居士 年少 少时 见到 黄金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