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文稿: 一朝出名为名累 回头忏悔得新生(刘红荳)

时间:2016-9-10 17:16:58  作者:妙音  来源:施食网  查看:7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我叫刘红荳,在这里向累劫、尽虚空遍法界有缘众生忏悔!
 
父母骄纵  残忍杀生
 
我生长在广州部队干部家庭,是在六十年代出生,父母都是领导,家庭条件很好。我有四个哥哥,我是最小的女儿,我要什么,就给什么。我在家中,不但是被宠「坏」了,更是被宠「害」了!家里买水果,我把最好的先挑出来,剩下不好的爸爸妈妈哥哥吃。从小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我从大概五、六岁记事起,每到生日,父母都要为我杀鸡,我要吃鸡腿。我还爱吃鱼,爱吃鲜活的鱼。我们在市场上买活鱼,到家鱼还没死,但翻了肚子。我很有办法:打开水龙头,用不断流动的水让鱼活过来。这时杀了马上做了吃,觉得这样味道好。现在想起来好狠心!只为舌头那一点感觉,杀了多少「含恨」的生灵。为什么说是「含恨」呢?那些鱼到我家时,已经快死了,也没力气恨了,是我将他们救活过来,在他们以为自己又有生机的时后又杀了他们,想想看他们心里会多么的恨我!
 
我不仅因为家庭条件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更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任意杀生。读小学的时后,七十年代没有电视什么的,放学就抓蜻蜓玩,我还是个高手,捏屁股,一把抓我都是高手。抓了放在瓶子里玩,活不了俩天。蚂蚁用开水烫,蟑螂用药毒,老鼠用水淹。这些残忍杀生的事情,我都干过,造了很多杀业。
 
任意杀生的果报,很快就现前了。我在三十二岁的时候,非常想自杀。我曾经用小刀割自己的手,结果半夜要去医院缝针。我每天上班,都要坐地铁。我眼看火车进站,在火车停下来之前,就很多次控制不住很想撞到火车上。
 
除了想自杀,我自己身体也在三十岁上就垮了下来。我很怕冷,总要穿的比别人多,香港到处都有冷气,我又特别怕冷气,几乎一年四季都要戴帽子。三天两头有病,成年几乎不停的吃各种药。这时候觉得人生真的——很苦很苦,真的是活在人间地狱。
 
身为名人的痛苦生活
 
我不懂如何做女孩子,那时的学校已经没有教传统文化教育了。社会教育更教我们贪图享受。一九八零年代,我在广东电视台节目主持人,还是拍电视剧的演员。那时电视剧不多,所以我很容易就出名,成了明星。
 
我做的电视节目是教人吃喝玩乐的——即给观众介绍哪个地方风景好,可以吃到什么样的活鲜。前面讲过,我没有受过传统文化的教育,不知道「因果报应,丝毫不爽」的真像,所以无论做节目还是生活中,对杀生完全没有罪恶感。致于偷盗,在做节目的时候,借工作之便,顺手牵羊的事不知道干了多少!
 
为名所累  损子堕胎
 
我当时做电视艺员,去的地方很多,接触的男士也多,我和他们,谈得来的就犯邪淫。这样导致我在结婚之前,就堕过两次胎。当时我正在走红,觉得不能未婚生子,会影响形象。
 
结婚后,我又堕胎两次,因为当时正在大红大紫,生孩子会影响事业,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非常自私。为了造出一个所谓的「好形像」,我还在公众面前说很多大话。看看我这个「名人」,杀、盗、淫、妄的恶业都非常重!
 
造作这样的重业,报应也来得很快!表面风光、被人羡慕的我,其实每三天和先生吵一架;和先生一吵架就说要离婚,跟本没有想过女儿的感受。晚上睡觉需要吃安眠药,越吃越多。安眠药吃多了就掉头发,不吃就不能睡觉。晚上做恶梦,或是做很多乱七八遭的梦,邪淫的梦。我自命不凡,看谁都不顺眼,嫉妒心极重,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我还很自私,无论是物资还是思想都不能与人分享,因此没有朋友。我心里时常莫名其妙地不开心。
 
后来八九年,我和先生终于离婚。我害怕公众知道,就和第二任丈夫跑到国外去玩,把女儿交给妈妈就不理会了。结果因为一些原因半年多回不来。我在那半年,想念女儿,每天都哭得很惨。
 
只身来港  孤苦伶仃
 
九二年我只身来香港,在政府工作,生活不用愁,但就是整天不开心。第二任丈夫来不了香港,两年后就离婚了,我因而一个人生活在无亲无故的香港。
 
让我最痛苦的是,女儿被第一任丈夫带走,找都找不到。我后来才知道,孩子的父亲已经把她带来香港了,但是,他不让我见孩子。我妈妈因此病倒了,一年多后就走了。父亲在母亲去世前一年多就走了。父母过世后,我在香港跟孩子的父亲打官司,要女儿。我足足打了七年,所有的收入都用在诉讼上面。但是没有打赢,现在要看女儿还是很难。我在三十二岁时,尝尽家破人亡,没父没母,亲生女儿不知在哪里,无亲无故、心中倍感孤苦伶仃。
 
归于平凡后的反省
 
我小的时候,生活条件优越,养成了很多坏习气,我现在只身在香港,作一名平凡的市民,明白了「享褔就会造业」的意思了:一切众生起心动念都「无不是业」,享褔就更造业,所以佛告诉我们「要以苦为师,以戒为师」啊!
 
我就是一个例子。父母在的时候,他们用自己的所有能力保护我。他们走了,结果,我在三十岁才开始独力面对一切,才发现自己不会做人。在广州有他们的社会关系,身边所有人给面子,都迁就我。来到香港就不一样了,这里我不再是名人,没有人认识我,人家正常和我交往,没有迁就。我就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了,往往说错话、做错事、得罪人都不知道。父母是爱我才宠我的啊!我现在懂了,可不能宠坏了孩子,这是害了孩子啊!
 
现在想起来,做父母的教孩子按照《弟子规》来处事、待人,那才是真正保护孩子、真正爱护孩子。我如果早就能够学习《弟子规》,按照《弟子规》来做人,就不会碰到那么多钉子了!
 
接触佛法  放弃自杀
 
二零零一年,我无意中在调电视频道时,看到东森卫视播放的老法师讲经,很欢喜,看到节目最后,有香港佛陀教育协会的电话,马上打过来问地址,来这里请法宝,听老法师讲经,就像佛菩萨伸出手来拉了我一把,把我从「想自杀的边缘拉了回来」。
 
终于明白,千万不能死。第一,自杀死的,每七天要再死一次,第二,人生是来酬业的。死了,业没有酬完,那就还要再来酬业。再来还不知道是什么身,如果来生不能做人,修行的机会都很难有。
 
现在我每天听老法师讲经,上次老法师在香港八个月,我用放大假的机会,每天来听经将近一个月。有一天老法师生日,还和大家一起在楼上给他唱祝寿歌。现在想起来,还是感觉无比的幸褔。感恩佛菩萨慈悲,我们真是无比的幸运,我们遇到净土法门,多么的幸运!
 
照顾亡故父母  感化身边同事
 
    刚开始听经那几年,总想着要帮父亲母亲,因为他们去世后,我做过梦,见到他们住的都不太好。几年来,我听经、念佛,都回向给他们。做三时系念法会时,我也给他们写牌位。每次祭拜父母,我都提醒他们学佛,念佛,同生极乐。后来,我又再做梦,就见到他们住的环境变得好多了,这大大的增加了我的信心!
 
这两年都不怎么做梦了。我还要努力修正自己的行为,承认是自己做错了,不能怨父母、怨环境,一点一滴地做,不断放下、看破;再放下、看破。
 
现在我的生活很好,每天可以听经,每天对照经文反省自己,从工作中,从在生活中做起。比方说,尽量带饭上班,省钱,省时间,省包装盒。听起来简单,做起来用了好几年。结果我的同事也受到了我的感化,也开始意识到午餐一次性饭盒很浪费了。现在有很多同事带饭了,公司同事十几个人,围着一张大桌子吃饭,有时你给我尝尝你的手艺,我给你尝尝我的手艺,相互的关系都融洽了很多,几年下来,带饭上班已经在公司蔚然成风。
 
虽然饭盒只是一件小事,但我会尽我的努力,做一点是一点。大家看到我学佛以后,精神面貌好了,身体好了,整天乐呵呵,和同事之间的关系也好了,工作也顺利了很多。老法师整天乐呵呵,就不知度了多少人。谁不希望生活在整天乐呵呵呢!在工作和生活中做个好样子,才不辜负老师。
 
我意识到一边要惜福,一边还要修褔,让自己长寿,这样才有时间酬偿这一生的旧业,让自己有时间多听经、多念佛,念到功夫成片,那才有可能脱离轮回之苦,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时,才算尽了孝道,尽了师道。
 
感恩各位菩萨、大德、同修给我这个机会忏悔。感恩,感恩!
 
末学 刘红荳顶礼遍叩
 
【编后语一】
 
《大乘无量寿经》说:「世人善恶自不能见。吉凶祸福。竞各作之。心无远虑。各欲快意。迷于瞋恚。贪于财色。终不休止。哀哉可伤。先人不善。不识道德。无有语者。殊无怪也。死生之趣。善恶之道。都不之信。谓无有是。」但愿世人早闻经教,深信不移,改过自新,作善修福,更加念佛,免得临命终时,恶相现前,为时已晚。
 
【编后语二】
 
《感应篇汇编》云:「善恶者,儒家之义理。因果者,佛门之法教。感应者,道人之指化。人品有多类,教之亦多方。自尧舜性之以下,凡百君子,立志之初,未有能纯善无欲者。劝化之际,存之因果,警以祸福,有补于朝夕之惕厉乎。
 
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福善祸淫,古有明训。邪缘外合,灭德丧心。夫妇正色,犹需有节。
 
又人身至贵,得人身难。佛说人当生时,九天司马在庭,九天称庆,太乙执符,帝君品命,……得还人道,惊天骇地,贵不可言。于尔何负,乃敢杀之。既生而损,未生而堕,皆杀人罪业。」
 
佛云:「『三界无别法,惟是心化作。』人能起一善心,是破地狱之灵符,斩群邪之慧剑,渡苦海之慈航。一念之善,转祸为福,忏悔者改往修来,生善灭恶之要道。善根宜培,则众善皆生;罪根宜露,则众罪皆灭也。」
 
忏悔文稿:来自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标签:忏悔 文稿 一朝 出名 名为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