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鬼神事件始末——五通神!爱看鬼故事的师兄请进

时间:2015-12-12 22:03:24  作者:妙音  来源:施食网  查看:1438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百科解释:五通神

五通神又称五郎神,是汉族民间传说中横行乡野、淫人妻女的妖鬼,因专事奸恶,又称五猖神。来历复杂,一说指唐时柳州之鬼;一说是朱元璋祭奠战亡者,以五人为一伍;一说为元明时期骚扰江南、烧杀奸淫的倭寇。总之,五通神为一群作恶的野鬼。人们祀之是为免患得福,福来生财。遂当作财神祭之。五通神以偶像形式在江南广受庙祀。路神内涵奇奥、源头最古。 江南汉族民间自古有祭祀“五通神”的习惯,这就是官方所不爽的淫祀之一种。关于这五位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这是当年五位兄弟修炼成的邪神,是不是能够降福不知道,但触犯了他们能够降祸则是肯定的。如果好好供奉的话,说不定也是有些福祉,而且比供奉正规神佛来得迅速———这话其实有道理,什么时候都是邪道比走正道能够更快累积财富,比如行贿受贿啥的。
 
真实原创,家族鬼神事件始末——五通神!爱看鬼故事的师兄请进
 
在汉族民间的原始宗教中,人们塑造出一尊尊能使人致富的巨神,财神就是最具代表性的神灵。从唐宋至明清,广为江南汉族民间信奉的五通神,虽没有财神那样高的知名度,信奉者没有像财神那样的普及、广泛,但也有众多的“追随者”。人们只需虔诚供奉,“凡财货之出入亏赢,必先阴告”,五通神对人说:“苟能祀我,当使君毕世巨富”、“能使人乍富”(《夷坚丁志》卷一三)。但这方神灵也很小气,得罪不起,如果得罪了他,所有财富立时就会“移夺而之他”、“所积之钱,飞走四出,数里之内,咸有所获”(《夷坚支癸》卷三)。古籍上说五通神能使人巨富,也能让人一贫如洗,这位反复无常、心胸狭隘、意气用事的小气神,真让人琢磨不透、哭笑不得。虽如此,人们对他仍是信奉有加,顶礼膜拜。
 

五显神

宋代汉族民间传说,五通神也称五显神,是汉族民间一群神鬼的通称,他们中的每一位,都可单独称作五通神。其中,有一位“形如五六岁小儿,称安乐神”。《夷坚支志》卷十上说,南康建昌县云居山大禅刹所供奉的五通神“甚灵异,名为安乐神”,他经常与和尚们谈话聊天,“无见其形,其声全如五六岁儿”,更加神秘兮兮的了。

 

五通神,也叫五郎神、五猖神。是横行乡野、喜欢淫人妻女妖怪、孤魂的通称,并不专指那一类鬼神。通常塑像五尊以供奉血食,号称“五通”,民间多所崇祀,另说有财神的能力。

 

五通神与小天宫的传说

很早以前,东阳出南门,画水江畔,塔东山下,住着十几户人家。他们起早摸黑,男耕女织,靠勤劳的双手,逐渐把自己的家乡建成了象模象样的小村庄。他们以农为业,几乎每年都要受到旱魔的袭击,快到口的庄稼眼巴巴的被旱魔烤焦,快到口的粮食被旱魔夺走。他们决心齐心协力建造一口山塘灌溉农田,抵御干旱。于是在塔东山下的半山腰(下田坤)筑了一道塘塍决心把山水拦住。但是,也许是地点选的不对,化了全村几年心血建成的山塘蓄不住水,到了夏秋季节,原来绿油油的禾苗还是被干旱晒焦了头,田地龟裂,造成粮食颗粒无收。村民们正在唉声叹气一筹莫展的时候,被云游四方经过这里的“五通神”知道了这一难处,有意为这里的村民们出一点力,办点好事。于是在塔东山东侧的石壁的一个山洞里住了下来,与村民们一起分析“下田坤”山塘蓄不住水的原因,指出“下田坤”没有来路水,坝塍不高,这是蓄不住水的主要原因。决定另选坝址再造山塘。“五通神”对村民们说:“我住的那个坑口造坝比较合适,水脉长,水源比 ‘下田坤’要好,而且坑口两边山势比较陡峭,又是石壁,造坝省工省力,造好后保证能满足农田灌溉的需要。”于是和村民们一起挑石筑坝。“五通神”这一天挑着两块巨石往坑口坝上赶,爬上几十级“长踏步”,来到“彩岭”这一平缓地段,正想歇一歇,换换肩,由于辛劳过度,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两块巨石滚落在两边,而“五通神”的一个巴掌刚好印在那个正在建造的山塘上,所以形成了这个巴掌形的山塘水库。而两块巨石,一块落在“长踏步”一侧,一块落在“下田坤”原来那口山塘里。由于“五通神”与村民们共同努力,山塘很快造好了,并蓄满了水。人们为了纪念“五通神”,把这口山塘称为“小天宫”,把“五通神”住的山洞称为“五通洞“。从此以后,虽然南山脚一带的四乡八邻每逢干旱,到处都是禾苗干枯,但是唯独塔东山下一片葱绿,稻穗沉甸甸的,年年有个好收成。原因就是因为有了“小天宫”可以抵御干旱。并且等到“小天宫”快要放完水的时候,老天必然是旱情停止,下一场透雨。这时“小天宫”的水又满了,因此这个永不干涸的“小天宫”的美称也就越传越远了。后来人们为了纪念和感谢“五通神”,朴实的村民们每到逢年过节,就会抬着“猪头、鹅”到“五通洞”去拜祭“五通神”。一直延续至今。

 

扶危济困的五通神

传说中的五通神是一位扶危济困、救助穷人的天神。只要他光顾那户人家,那户人家的锅里就有吃不完的饭,那户人家的粮仓及装粮食的瓶瓶罐罐就总是满满的。这一天,五通神来到一个村庄,只见村口坐着一个老婆婆和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拉着老婆婆的手哭个不停:“奶奶,我饿,我饿呀.……”。老婆婆伸出瘦骨嶙嶙的手抚摩着孩子的头,压抑住自己肚子也咕咕叫的情绪,无可奈何的安慰着孩子:“别哭,孩子,等一会也许好心人就会来了,好心人会给我们一点吃的,哪怕是一点残菜剩饭,你就能熬过一阵子了。”孩子还是摇着老婆婆的身子哭喊着:“不,我不嘛,我们不是等了好几天了,怎么还没有一个人给我们饭呀?我饿,我饿……”。五通神听着一老一少的哭喊,忍不住就走过去,问他们是哪个村庄的人,为什么坐在这里。老婆婆告诉他,他们就是这个村庄的,孩子的父母原来都给财主家干活,父亲累死了,向财主家借钱安葬,还不起钱,财主要孩子妈去抵债做小老婆,孩子妈不从投河自尽了。剩下婆孙俩,已经好几天揭不开锅没吃饭了。因为村里家家都穷,虽有好心的邻居也帮不上忙,只好坐在这里盼过路的好心人给一点吃的或者施舍一点钱买米充饥。五通神听了老婆婆的叙述,心想这么可怜的一老一少我不帮忙还有谁需要我帮忙呢?想着就从怀里摸出二个霉干菜夹心的麦饼对孩子说:“别哭了,孩子,这是我带在路上吃的,先给你们充充饥吧。你们回家去好了,我保证你和奶奶天天有吃的,也许你们到家后正有一锅饭等着你们吃呢?”五通神边说边扶起了坐在地上的婆孙俩。听了五通神的话,他们还不知道站在面前的就是家喻户晓的五通神,老婆婆半信半疑的对五通神说:“好心人,你把自己路上吃的省给我们吃,我们会感激不尽的,可是你说我们回家天天都会有吃的,除非五通神光顾,我家哪有米做饭呢?”五通神说:“回去吧,相信我,好心会有好报的。“在五通神的劝说下,婆孙俩一步一回头的向五通神道谢,互相搀扶着回家去了。婆孙俩回到家里,立即赶到锅灶间揭开锅盖,一看,嗬,一锅米饭正冒着腾腾热气,飘出阵阵的饭香,引得小男孩直流口水。而飘出的阵阵饭香引得左邻右舍都前来观看,啧啧称奇,询问老婆婆哪来的米饭。老婆婆就把在路口遇上好心人的事讲给乡亲们听,乡亲们听了都说:“那肯定就是五通神了,要不然哪来得米饭呢?“老婆婆才知道路上遇到的就是五通神,忙不迭的与孙子一起跪在门口对着刚才遇见五通神的方向拜了又拜,然后与乡亲们一起分享锅里的米饭。说来也真奇怪,锅里的饭明明快吃完了,可是用锅铲铲几下,锅里又冒出热腾腾米饭,直至众乡亲们吃饱为止。

 

《聊斋》中的五通神

《聊斋》中关于五通神的故事有两篇,一篇题为《五通》,一篇是《五通》的补篇,题名为《又》。《聊斋》中的五通也是至淫之灵物,他们均以美男子的形象出现,专门淫人妻女,“民家有美妇,辄被淫占,父母兄弟皆莫敢喘息,危害犹烈。”後来被万生所杀的“三通”乃一马二猪,被万生断一足的“一通”则不知为何物。蒲松龄在文末评曰:“五通青蛙,惑俗已久,遂至任其淫乱,无人敢私议一语,万生真天下之快人也。”《又》篇写金龙大王女儿的俾女阉割一通,并在篇末说:“此事……若在万生用武之后,则吴下仅遗半通,宜其不足危害也。”

 

文献记载

唐·郑愚《大沩虚佑师铭》:牛阿房,鬼五通,专觑捕,见西东。唐·柳宗元.《龙城录》曰:柳州旧有鬼,名五通。余始到,不之信。一日偶发箧易衣,尽为灰烬。乃为文醮诉于帝,帝恳我心,遂尔龙城绝妖邪之怪。宋.洪迈《夷坚丁志.江南木客》:大江之南地多山,而俗禨鬼,其神怪甚佹异,多依岩石树木为丛祠,村村有之。二浙江东曰五通,江西闽中曰木下三郎,又曰木客,一足者曰独脚五通,名虽不同,其实则一。宋·叶绍翁《武林闻见录》曰:嘉泰中大理寺决一囚,数日,见形狱吏云:泰和楼五通神虚位,某欲充之,求一差檄,言差充某神位,得此为据可矣。如其言,经数月,人闻楼上五通神日夜喧哄。吏乃泄前事,为增塑一像,遂寂然。按:今委巷荒墟多建矮屋,绘版作五神像祀之,谓之五圣。明·田艺蘅《留青日札》云:即五通神也。或谓明太祖定天下,封功臣,梦阵亡兵卒千万请恤。太祖许以五人为伍,处处血食。命江南家立尺五小庙,俗称为五圣堂。然则五圣与五通不同矣。清.褚人获《坚瓠八集.毁淫祠》:苏俗酷尚五通神,供之家堂。楞伽山鼓乐演唱,日无虚刻,河南汤公抚吴,严为禁止。乙丑九月公往淮上,值神诞,画船箫鼓,祭赛更甚于昔。公归闻之,立拘僧至,将神像沉于河。茶筵款待,一概禁绝。清·赵翼《陔余丛考》三十五曰:钮玉樵谓五通起于明祖,则未必然。按夷坚志,刘举将赴解,祷于钱塘门外九里西五圣行祠,遂登科。为德兴尉,到任奠五显庙。知为五圣之祖祠也。则五圣之祠,宋已有之。七修类稿又谓五通神即五圣也。然则五圣五显五通,名虽异而实则同。夷坚志所载,韩子师病祟,请客以符水治之。见五通神销金黄袍,骑马而去。(中略)如此之类,不一而足。而陈友谅僭号,亦在采石五通庙。则五圣者,宋元已有之。而非起于明祖矣。[1]  宋·洪迈《夷坚丁志·江南木客》:“大江之南地多山,而俗禨鬼,其神怪甚佹异,多依岩石树木为丛祠,村村有之。二浙江东曰五通,江西闽中曰木下三郎,又曰木客,一足者曰独脚五通,名虽不同,其实则一。”清·褚人获《坚瓠八集·毁淫祠》:“苏俗酷尚五通神,供之家堂。楞伽山鼓乐演唱,日无虚刻,河南汤公抚吴,严为禁止。乙丑九月公往淮上,值神诞,画船箫鼓,祭赛更甚于昔。公归闻之,立拘僧至,将神像沉于河。茶筵款待,一概禁绝。”

 

真实原创,家族鬼神事件始末——五通神!爱看鬼故事的师兄请进

 

正文: 五通神又称五郎神

 

真实原创,家族鬼神事件始末——五通神!爱看鬼故事的师兄请进。

 

作者:吾本渔樵

 

王氏家族,有五郎天子庙,其由来已经不能考证,现在我根据所见所闻,对其进行一番探讨。

这个五郎天子庙,位于黄家营王居头石老虎(石老虎已于约2013年左右被盗、只留下老虎座子)附近李家寿地内,地上种植了一片桉树林,整个庙宇不足20平方,仅够10多个人贴身站立。听我奶奶业翠仙讲,建庙这一片地,以前是属我家祖上所有,后来改革开放分田分地,才划归李家寿家,小庙建在此地,原因就在于此。整个小庙为石棉瓦、砖头水泥墙,听我奶奶讲,之前是土坯房子,后来大约在10多年前,才由家族中的王家靖号召王氏族人重建,改成水泥房子到现在。

听我奶奶讲,这个五郎天子大约供奉有3辈人以上了,她以前听她老公公(王开富老哥几个讲,这个五郎天子庙的由来大约是这样的:我们黄家营村王居头有大瓦房,以前这地方有成片的大瓦房,这些大瓦房在那时候是有钱人才能住得起的,后来当地发生瘟疫,人死亡的很厉害,据说十室九空,早上村人将死亡尸体拖出去埋葬,下午就到送葬人自己死亡了,这样看来,疫情很严重,后来没办法,由一帮妇女赤身裸体,倒批蓑衣送葬……。后来这些房子人死的差不多了,荒芜了,倒塌了,王氏家族中有人(大约是王开富的父亲一辈,我奶奶叫爷爷一辈的人),去挖地,刚好在挖这一区域的时候,在废墟中发现了一张神像(当地叫案子),后来老哥几个商量,挖到就是有缘,就把神像带回家供奉。刚开始的时候,是供奉在现在我们家旁边的老房子楼上的中民间(我们的老式房子是四合五天井、一颗印),据说当时按照地方风俗一直供奉的是天地君亲师神位,后来在神位侧面墙上供奉挖到的神像(后来不断又请人重新临摹绘画,前几年我一次去老房子那里,看到过棉质、毛笔勾勒的五郎天子神像残纸贴于墙上)。据我奶奶讲,供奉这个五郎天子(不知道当时挖到神像的人,是否知道这个是五郎天子,但从现在看来,五郎天子在当地有很普遍的知名度,我推测当时的老人们应该知道这是五郎天子吧)在老房子中,老房子是王氏族人的祖屋,人住的比较多,后来经常夜里家中会有各种响动,老人们一致认为是在家供奉五郎天子,五郎天子在家中走动、进出,夜晚造成的响动,影响到家人的正常生活,后来大家才想办法,将五郎天子神像迁走,在离家比较远的地方建一个小庙,供奉在那里(意思将神像迁走,离人远一点,以免受其打扰)。而这个地方,就是现在石老虎附近的桉树林,而当初新建的小庙,就是现在小庙的前身,只不过比现在的规模更小,用土坯砌墙,上面覆盖瓦片。

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得不说的,就是我奶奶近几年来多次重复过的一件事情:后来这个五郎天子供奉在祖屋中,家里貌似不是很太平,也许是发生诸多不如意事,后来很有可能是请了师嬢(巫婆)来进行一些法事(我小的时候还见过家族中人请师嬢到祖屋中观亡,一个师嬢用毛巾包住眼睛、耳朵塞棉花,好像是在下阴间)发现就是五郎天子作怪,然后家人就想把五郎天子送走,后来请了很多师嬢来施法,要把五郎天子送走,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其中我奶奶说的最多、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据说当时为了把五郎天子送走,请了龙青寺(该寺院貌似就是现在梁王山上的宝华寺前身)的人,花钱买了一只羊,然后将五郎天子神像、钱物、布料等一并绑在羊角上,然后将羊打跑,希望羊跑出去以后,被贪心的人家拉回去据为己有,连同五郎天子一并被带回去,但是结果以失败而告终——五郎天子又回来了。至此以后,貌似王氏人对送走五郎天子已经彻底绝望了,不再想送走他们,只能一心好好供奉了,而且许下诺言,每年大年30 ,必定以一荤一素供奉(一荤即公鸡或猪头二选一;一素即米糕一甄子),这种做法,我从小就看到爷爷奶奶每年必定如此,后来扩大到整个王氏家族,过年必定以一荤一素供奉。当然,在多次送走五郎天子无果的过程当中,家族人因为要送走五郎天子,是否受到五郎天子的祸害不得而知,反正老人是很忌讳提到“五郎天子”“保家天子”这些字眼的,尤其是无知的小孩子每每提到“小老爹”“小独脚”这些字眼,必定会被老人家:呸呸几口唾沫,或者被加以警告——说不得啊、说不得。老人们一般尊称其为“保家奶奶、保家老爹,老佛祖”(笔者曾经有过几次这样的经历,几次来源于我奶奶,有一次竟然来源于不信鬼神的老爸),可见乡里乡人对五郎天子的恐惧。

也许因为经过多次遣送无果,族人只能老实供奉五郎天子了。每逢初一十五、过年过节,族人必定前去小庙烧香化纸、供奉茶水、果饼。遇到死人、结婚、生子必定以酒宴上的八大碗、酒肉供奉。

五郎天子的供奉以荤腥为主,过年则以雄鸡、猪头、鱼肉供奉。当然,在当地,一般乡人提起五郎天子、保家天子、小老爹色变,很是忌讳,因为在人们的观念当中,他们属于邪神、专门以害人、偷东西、作怪为主。大家之所以不愿意提及五郎天子,在人们的内心深处认为:说了五郎天子的坏话,极有可能会招致五郎天子的报复、捉弄。但是在农村,人们之间吵架,妇女、老人则往往会骂别人:五郎天子。骂完又接着加上一句:天收的。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我记得当年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的小学生比较调皮,往往会跑去农民田里损坏别人的庄稼、或者把别人的稻草堆弄倒,或者通过烟囱往别人家里丢鞭炮,后来被冲出来的农妇恨骂:五郎天子,天收的。在大家的印象当中,五郎天子、又叫独脚天子,经常会跑去别人家的钱箱、米箱里偷东西,把别人家的财物、大米偷去供养他的人家,在农村有些东西不翼而飞,很多老人或妇女就会开始怀疑是否是被五郎天子所偷。这些事情被说得有鼻有眼。
曾经有一家人做了一盆甜白酒,然后看到有小老头在盆里偷吃。这个偷吃的贼,正是五郎天子。

我们黄家营村子,王氏有供奉这种五郎天子的小庙,另外曹居头的曹氏家族也有一座类似的小庙,李氏家族也有一座类似的小庙,沙田也有类似的一座小庙,据说前几年曹姓人家的一个儿媳妇脑子开始不正常,据说就是深受五郎天子所害,她曾经半夜睡觉,被什么东西压得喘不过气来,用手一摸感觉到毛毛的东西,有师嬢告诉,据说就是五郎天子所为。李式家族的小庙则是在前几年因为家里不顺,请西波来看了以后才建的,时间不是很久。在整个村子里,这样的小庙有6-7座,分布于村子偏僻处的树林里,都是各姓氏所建。不止我们村子,在澄江境内各村庄、河流、树林中都时常可见类似的小庙,不知道是否全部都是五郎天子庙,但看庙的风格、里面的画像,则都是一样的,都应该是五郎天子庙吧,而一般的人见这种小庙,都认为这种小庙很邪气,走路的时候都会有意绕过,而我们从小也被爷爷奶奶母亲灌输,遇到这种小庙的时候,走路要绕着走,以免“撞磕”到里面的五郎天子,接下来又要生病、又要有麻烦。有些时候,甚至家里有人生病了,晚上老人妇女一问,有从那种小庙旁边路过,老人妇女们会一直认为是撞磕到里面的五郎天子了,就会炒上一碗鸡蛋饭、香火、纸烛到小庙供奉,以求免灾。虽然这样的小庙很邪乎,但是却随处可见,村民们之所以还要供奉,主要就是为了讨好五郎天子,和他们保持一种关系,免受其害。我们村子门口的大寺旁边,也有一个类似的小庙,据说里面供奉的则是火龙将军,不知道其来源,除了名字不同,其他和五郎天子一模一样。有些人家家里人生病了就炒鸡蛋饭去小庙供奉五郎天子,或者家里发生灾祸,家里不安宁,就会去找师嬢看香,很多时候会被看出撞磕到了五郎天子,有的被认为“闯遇”到了五郎天子,或者把五郎天子带回家去了,这时,就要请师嬢来帮忙送走,送的时候很麻烦,要摆一桌八大碗,通常有几个菜、酒肉,然后用一把筛子装着这些好酒好肉,钱、还有烟袋、烟丝抬到十字路口烧香磕头,把五郎天子送走。意思大概是吃好喝好,请他们十字路口上路了(乡村称“送筛盘”)。如果做完这些还是不行,大概师嬢会告诉有五郎天子看中了某一人家了,要在他们家受香火,送也送不走,又不敢打骂,只能自认倒霉,乖乖的建一座类似的小庙供奉他们了。正因为这些原因,农村乡人对五郎天子是恐惧的,避讳的。对于建了小庙供奉五郎天子的人家,同样是恐惧的、避讳的,在生活当中会很少言语提及到自家小庙(言语提及唯恐招致不祥),仅是逢年过节、初一十五才义务性的去烧香化纸,甚至于经常会为忘了及时烧香,供奉的不到位而招致灾祸)也许,乡人对五郎天子的避讳还不止于此,乡人,尤其是一些老人家对五郎天子的避讳已经达到不敢到供奉五郎天子的人家的地步,我记得前几年我们家和村里一位老人因为山地玉米种植的事情有一点点纠纷,这位老人到我们家来找我奶奶讨说法,来的时候,我奶奶邀请她进家里来坐着慢慢说,结果老人答道:来就不进来了,我就站门口说几句就走,因为你们家有老佛祖。这位老人嘴里所说的老佛祖,指的就是五郎天子,可见乡人对五郎天子的避讳至此。而对于供奉五郎天子的人家来说也很可悲,供奉有五郎天子的人家如果家里有人生病,或者诸多不顺,尤其是腿疼之类的疾病,大多会认为是自家供奉的五郎天子来找麻烦了,又要一番供养鸡蛋炒饭、烧纸烧香,甚至杀鸡、奉上煮好的猪头,如若不行,那就只能再找通灵者了,反正对于五郎天子的种种要求,大家都会尽量满足,因为大家都认为五郎天子是个不好惹的主。有些人家,运气似乎不是那么好,即便不从五郎天子庙门口过,不去供奉五郎天子的人家,不说五郎天子的坏话,但还是不能避免撞磕到五郎天子而招致厄运。因为供奉五郎天子的人家心里也很清楚:这些五郎天子似乎每天所做的工作就是到处游荡,或者村坊巷落,或者十字路口,游荡的目的即是伺机寻找目标,那些身体差、运势弱的人,老人、妇女、儿童,捉弄他们,或者跟他们回家,然后在别人家里作乱,或者让别人生病、厄运连连,然后这些人家意识到自己撞磕到了五郎天子,又要一番供养、一番遣送,而五郎天子貌似就以此为生。在供奉五郎天子的人家口里,这种做法叫做“打劫香火”,小庙旁边无数的饭碗,就是前来贡献鸡蛋饭的人家所遗留,也许大家觉得五郎天子太邪乎,供奉完鸡蛋饭的碗都不能再带回家,直接丢庙里了。而对于供奉五郎天子的人家来说,庙里堆积的空碗越多,就说明小庙的香火越旺盛,而自家五郎天子“打劫香火”的能力越强。

关于五郎天子的造像,一般就是一张普通的白纸上画神像,一共画有三层,最上面一层为类似古代官员出行的样子,一名男子(服装貌似像清代的,不知道是否为乡村画师所误)坐在枣红马上,一首抓缰绳,一首拿烟斗,另外有一随从走在前面牵马,一随从紧跟其后抬迎乐伞。第二层为一顶二人抬轿子,轿子中坐一位新娘(头冠似明代凤冠),手里拿一把扇子。最下层为兵将,一共5名,第一个抬楼梯,第二个抬拐杖,第三个抬账本(推测),第四个抬梳妆盒,第五个挑两袋子。(从这五人来看,大概抬梯子者就是五郎天子善于翻墙偷盗的说明;抬拐杖者大概正是五郎天子(独脚天子)只有一条腿的说明(村人认为五郎天子致祸,大多时候会让人腿不舒服);抬账本大概就是算计人、祸害于人的说明;抬梳妆盒者正好是五郎天子好色、拥有配偶的说明;挑布袋者正好是其善于偷盗、搬运别人家的财务、谷米的说明)在现实生活当中供奉五郎天子就经常会用到烟丝、烟袋、纸扇子、雪花膏、口红、毛笔、花等东西。绘好的神像为彩色,画师会在人物身上贴金锡纸、银锡纸,谓之贴金。五郎天子画像隔几年会更新一次,更新的原因,大概还是家里不顺,然后师嬢告知要换衣服,就得给其重新换画像,当然,还有所谓的开光仪式。也有因为画像长年累月破旧而更换的。在画像更新的时候会把画像挂在小庙正中墙上(并在挂画像的钉子上悬挂一个红布五谷包),开光亦是请民间先生,师嬢前来,以鸡血或朱砂点在神像的各个部位,并伴随念诵一些咒语,比如:开眼光、眼观四方;开口光、口吃猪羊;开脚光,脚踏乌云站四方……

自从有这个五郎庙以后,我们家族祖祖辈辈都遵守当时的诺言而诚心供奉,以求免祸。在这中间还有一些事情,比如一位老人说,这些五郎天子经常会坐在路边的石头上烤太阳,如果有人无意坐到五郎天子经常坐的石头上,马上又会撞磕到他们,可见其气量之小。小学时,我们的同学有一些是回族,一位回族同学曾经嘲笑说:你们汉族供奉的小老爹,我们村有一个人夜里去田里放水,看到个小娃娃,身高如同小学生,脸却是个老头,穿红衣服,只有一条腿,走路一跳一跳的,这个人一脚把他踢到水沟里,后来回家就死了云云。也有听说,有些人路上捡到钱,后来回家砍柴把自己一只手剁了,原因就是这钱财是小老爹的。(很有可能是某些人家送出来的)。

我们家族有一位外嫁别村的姑娘,一直命运坎坷,后来不知道怎的就开始会给人看香火、请神、治病,后来得知是我们家族的五郎天子成了她的主神,在给人看病呢,有一年这位亲戚回到我们村子来告诉大家一件事,就是我们家族的五郎天子跟随这位妇女在她们家住了很多年了,现在要回到庙里来,叫王氏人凑钱迎接他,后来王氏族人凑钱按要求准备了纸质椅子一个、灯笼一对、马鞭一根,纸质枣红马一匹(五郎天子附体到这位妇女身上自说:他的马被该农妇家靠在门后倒下的锄头打断了腿,不能再骑),雄鸡、猪头、鱼肉、纸火等等,请师嬢来做了法式。家族中人王家祥有一个姑娘,是个脑瘫弱智,我奶奶讲当年五郎天子换衣服,要供一些胭脂花粉,由于那时的农村买不到,刚好这位王家祥老人的妻子是个麻子,平时常用雪花膏,后来就向这个女人要一些雪花膏来供奉五郎天子,这位王氏媳妇就说自己没有,说完自己的女儿就开始发烧、啼哭不止,一边哭一边发烧,后来因为孩子啼哭不止,将雪花膏送去小庙,孩子就不哭了,但是孩子终因啼哭和持续发烧变成了弱智,这是我奶奶所讲。还有王氏人家族中有年轻男子并不信受五郎天子,也不供奉,言语多有毁疵,后来发生了拖拉机翻车等事,这些都是听老人所讲,真实性不能考证。

王氏家族中外嫁他乡,能够看香火的这个女人,曾经我爷爷奶奶去他们家,请她降五郎天子神,家人问他是从哪里来的,自言是玉皇大帝第五个儿子,因为邪淫犯天条,被斩断一条腿,贬下凡尘,享受人间500年香火,因为和王氏人有缘所以在王氏家族中接受供养,等享受完500年香火,就要回到天上,不用人送云云。(不知真假、但是从我这些年来所见所闻,发现五郎天子和很多地方流传的“小神子”说法很接近)

在民间的认识当中,五郎天子,大概是一个身高很矮的小人,面部却像7、80岁的老人家,而且是只有一条腿,比较邪气、贪财、贪酒肉、出尔反尔、作怪、气量小的角色。也有说此神经常捉弄于人,常在人屋顶上洒沙土,或者让别人的咸菜发霉,好色等等。

我们家经历了诸多的磨难,全家人命运很悲惨,20多年来过着各种悲惨、挫折、倒霉、煎熬的日子,后来我学佛了,于今年(2015年9月份)突然意识到五郎天子的危害性,也许是三宝加持,也许是护法神庇佑,或者说因缘所致。我于2010年学佛后的第6个年头,突然意识到我们家族历来供奉五郎天子的危害性,在此之前,我没有意识到,只是每年跟着爷爷杀鸡、猪头等等供奉他们,逢年过节去烧纸,像一家人一样,没有丝毫觉得不妥,但是今年突然意识到这方面的危害了。我们家族只有我一人学佛,我想用佛法来解决这个历史问题的时候到了,如果不把这个问题解决掉,我想今后我们家,还有家族还是深受其害,还会继续厄运连连、灾祸连连。从这个月8月27号左右,我就开始修法回向小庙中的五郎天子改邪归正,不要再继续作恶,其中以准提火供、普门品、不动明王和关帝仪轨来做祈求(又在苏州灵岩山寺为五郎天子助印金光明经100元,后来一直做功德回向)。最大的心愿就是他们能改邪归正,祈求关帝将他们收在旗下,作为部下,去修正道,护持三宝。就在修法当晚梦到一个全身白色的小孩被绳子捆绑,吊在一家人门前的大树上,一直在悲伤的哭泣,我看到觉得很可怜就要去救他,这时房子的门里伸出来一个人头,对我大喊:不要放他,他是害人的东西,后来我还是帮他把绳子剪断,放了他,后来我拉着他向路上走去,走的过程当中,他突然用嘴巴含我的手(像自己养的小狗一样,会用嘴巴含我的手指,和我闹)觉得他的牙齿尖尖的,很是锋利,梦就醒了。过了大约2、3天以后,适逢周五,下班时我起身回家,身体轻轻的碰到了办公桌抽屉上的钥匙,突然钥匙一下子就成了两段,这钥匙是新的,钢做的,段的横截面齐齐的,我大吃一惊,想来是有什么事情了,第二天和一位师兄去素食店吃饭,施食用的盘子,不小心一屁股坐坏了,又是一惊,下午回家洗棉被,塑料桶突然像开花一样裂作几大块,衣服掉在地上,又是一惊。晚上我哥哥回来告知,今早爸爸打电话来说:二大爹今早死了。我心里的尘埃终于落地。这个小庙是他号召重建的,他们家因为有钱对小庙里的神是毕恭毕敬的,供奉的一下鸡一下鱼,我才开始为小庙的五郎天子修几天法,不想他就死了,看来是年年祭祀杀生、福报完了,我很感叹。因为重建小庙,整个家族的人每年大祭祀、大杀生,还有小庙周围的乡人怕被五郎天子打扰,也纷纷加入祭祀五郎天子的行列。

就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小庙周围起火,把小庙周围的荒草全部烧掉了,整个小庙像个小岛被围绕在火海当中,一直烧到庙门,火就止住了,好像在警示什么。家族的老奶奶认为小庙中的五郎天子有难了,遭天火警示,跑来给小庙周围洒净水,其实早在小庙被烧之前我就梦到不远处新建一座土地庙,正在修建彩绘,大大的香炉,想来是土地神禀告五郎天子的罪行于天神,天神在警示了。
前些年,这位重建小庙的老人家儿媳因为田地的事情和邻居争吵,后来大打出手,导致她被打断很多根肋骨,人奄奄一息只有一口气在,后来抢救回来了,虽然经过官司调解,但是我们家族这个亲戚一直心里不服气,一直怨气冲天。在极度的怨气当中,很有可能想到了我们家族的五郎天子,就婆媳俩把这五郎天子当成自家打手去了,天天去供奉,天天唆使里面的五郎天子鬼神去报复那位邻居,经过左一次右一次的祈求,始终没有看到五郎天子报复那位邻居,后来他们家也许因为这个迁怒于五郎天子的不灵验,咒骂鬼神了,还跑去把神像烧了,把东西全砸了,后来鬼神就开始折磨这位儿媳妇,导致精神恍惚,时好时坏,经常跑去小庙门口大叫大哭。后来被折磨的实在不行了,她想把小庙的鬼神赶走,不许家族的人再去那里烧香,一见人去那里烧香就大吼:以后不准来这里烧香,里面的神已经被我送走了。经过大约1年多的时间,还是不行,这位儿媳妇开始越发不正常,会乱打人、乱骂人。后来今年3月份左右,我妈告诉我,这位亲戚把五郎天子神像放在我妈的地里,在旁边烧很多香。我妈把神像扔河里去了。后来一次又放了一顶红色的帽子在我妈地里,在旁边烧很多香,她的意思希望我妈起贪心,把帽子带回家,然后这五郎天子就跟我妈回家了,后来我妈把帽子丢河里去了。后来这位脑子有问题的亲戚还来我们家咒骂我妈妈,问帽子哪里去了。

看到这些,想到我们全家人种种悲惨的命运,我很难过,我决心一定要用佛法来把五郎天子的问题解决掉。是时候了,我和奶奶说,奶奶说:你怎么解决呢?孩子,已经供奉了3辈人了。我告诉她我要用佛法来解决。

这次国家纪念反法西斯抗战胜利70周年,放假3天,我去小庙里献上水果香灯、给他们念诵和焚烧了净空老法师对鬼神的劝告文和皈依证书,在小庙里念诵的时候心跳加速,有点害怕,我不停的祈祷三宝和持念大悲咒。做完以后回到家中很轻松,当晚,一夜无梦。

今天是2015年9月6日,我和关圣帝君是有很深缘分的,所以打算这次中秋节回家,请一尊关公像,放到小庙里面,一方面让关老爷收编五郎天子,一方面让家族的人来供奉关帝。我想关老爷应该会悲悯我们的痛苦,慈悲收留五郎天子,满我们的愿,让我们家族摆脱厄运的吧。

后面举:戒奢黎为五郎神说法公案于后
淳熙二年的春天,戒阇黎与他的弟子普明道全等人,往五台山,回到潼州,有一渡口名化生渡,对岸有一个神庙名曰五郎祠。五郎神很有灵异,乡人每天杀猪宰羊地致祭不辍。五郎神知道戒师行至此,就化为老虎挡住去路,不让戒师到那里去,戒师知虎为五郎神所化,以手格虎让路,来到五郎祠,指着五郎像叱道:
 
汝是一郎至五郎,
妄兴祸福宰牛羊。
老僧为说无生法,
免至冤家累世偿。
 
五郎神像一时塌坏,五郎祠也无火自焚。乡人惊骇不已。邪神显灵,妄兴祸福,愚人无知,杀生祈福,人神获罪,世人不觉。无世无人,无地不有,如来说为可怜愍者,若非菩萨威神之力,五郎神等仍然执迷造业,妄兴祸福咧!敬希读此文者,普为劝化,功德无量。

 


标签:家族 鬼神 事件 始末 爱看